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章:奸细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8:20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章:奸细

只见老嫖手指的上方,装有一个微型摄像头。<-.看了一眼后,我立即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转头jixu看相片,然后装着困意来袭,打了一个哈欠,説道:“时候不早了,早diǎn睡吧。”

老嫖也顺着我的话説道:“我日的,我还真有diǎn困了,早diǎn睡。”

其实,我和老嫖躺在两张单人床上,谁都没有睡着,都在思考为什么奎爷要这么对我们。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有好有坏,我也不想过多的去思考zhègè问题,毕竟对奎爷不是很了解,所以即使思考的再深奥,也无法揣摩透一个不熟悉人的心思,与其这样浪费大脑的细胞,还不如真正的躺着好好睡上一觉。

更何况一个摄像头也説明不了什么,毕竟这东西不是我们进来才按的,也许是人家怕这屋丢东西,兴许这摄像头都按了多少年了。虽然我这是在自我找ānwèi,但这屋里毕竟有摄像头,所以还是安稳diǎn好,保不齐那个奎爷就在那边的房间里,看这屋的监控呢。

尽管我不明白这摄像头是什么意思,但却让我感觉到反感,毕竟是卧室里装摄像头,多少感觉这种思想的人有diǎn变态。

还在朦胧之间,就听见外面yizhèn阵的惨叫声,我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一看,天已经放亮了,可并不是我起床的那个时间。但是我还是起来了,毕竟听见外面有人在痛苦的喊叫着。

走出房间一看,有一男一女正跪向砖瓦房的这面,无名拿着皮鞭在抽打其中的那个男的,看起来跪着的这两个人年龄都在30多岁zuoyou。

我看老嫖坐在一旁,便问道:“这什么情况?”

“具体不清楚,不过听他们説,好像是这对夫妻出卖了谁,那个无名正在问他们的同伙是谁。”

老嫖的回答,云里雾里的,根本没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小狼和挪客从远处走了过来,路过那两个人的时候看了一眼,然后就朝着我和老嫖走了过来。

我见挪客走了过来,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叛徒,桑布的消息jiushi他们两口子泄露出去的。”挪客説道。

“我日的,你们这惩罚叛徒这么轻啊,jiushi打几下而已?”老嫖不以为然的説道。

也不知是老嫖説的这句话,被房间里的奎爷听到了,还是原本奎爷就要説话,奎爷声音很大的对着无名喊道:“这么久,还没问出来了吗?”

无名听到奎爷説的话后,likè把皮鞭丢到了一旁,然后动作极快的拽出一把和小狼一样的短刀,他拔刀的动作特别的快,以至于,我根本没看清他的那把短刀是从哪里拔出来的。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把消息带出去的?”无名的双目中充满着怒火,可是他恶狠狠的话语并没有换回任何的回答。

无名不再打那个男的了,而是朝着那个女的走去,一伸手把女的一只手抓住了。只见他拿刀的那只手一动,那女的likè疼的嗷嗷直叫,再一看,女人的一只手指掉落在了地上。

老嫖likè惊讶的嘟囔了一句:“我日的,女的手指也砍。”

那个男的见自己老婆的手指被砍了下来,连忙朝着砖瓦房这边磕头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章:奸细

,嘴里説了一堆泰国话,就在他説泰语的同时,无名用凶恶的目光回头看向我们这边。

虽然我听不明白他説的是什么,但从无名的表情上来看,应该是对他所説的很不满意,或者是对刚才老嫖所説的话,很不满意。等他説完话,奎爷在里面问道:“挪客,你怎么看?”

还没等挪客回答,小狼likè説道:“奎爷,我用性命担保,他们并不知情。”

“奎爷,我去之前他们才来,并没有离开过我,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我去找桑布,所以消息不可能是他们走漏的。”挪客説道。

等小狼和挪客説完,我和老嫖互相对视了一眼,likè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心説,他娘的,这是在怀疑我们两个啊。怪不得刚才无名那么看我们,一定是那个男的把走漏消息的事,嫁祸给我们了。

还没等我和老嫖説话,奎爷在房间里,又説道:“我知道不是他们,我只是问你怎么看?”

“一定还有人为他们带消息出去,早上我查过了,他们两个这几天并没有离开营地。”挪客説道。

“阿爸,我来处理吧,我会让他説出来是谁把消息带出去的。”

无名説完,一脚把那女人已经切断的手指踢向了男的那边,然后又説了几句泰语。

也不知道无名説的是什么,那男的听完以后,脸色大变,连忙朝着无名磕头,嘴里也説着一些泰语,不过语气和刚才完全不同了,似乎是在向无名求饶。

无名没有再説话,而是抓着那女人的手,又动了一下,又一根手指掉落在地上。那女的哭喊声更加的凄惨了,简直是鬼哭狼嚎一般,即使是这样,无名也没有善罢甘休,还zhunbèi要再切女人的手指。

那男的一看,无名还要切手指,连忙把地上自己老婆的手指捡了起来。接下来看到这一幕,使我一生无法忘却,我likè感到腹中作呕,昨晚吃的东西瞬间涌现到了喉咙。

只见那个男人拿起自己老婆的手指,放在嘴里,一口一口的咬掉手指上的肉,然后把满是鲜血的肉都吃了进去。

无名接着又把地上的第二根手指踢了过去。

看到这里,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把头扭了过去。我算是懂了刚才无名对那男的説的话了。他娘的,这家伙太变态了,他是让那男的把她老婆的手指吃下去,不然他就会一直割他老婆的手指。而且看样子,还必须要一口一口的把手指上的肉啃下去,不允许吃进肚里骨头。

可就算是这样,那个男的吃了她老婆的两根手指,也没説出那个带消息出去的人是谁。

此时,在房间里的奎爷説道:“够啦!我本以为你会像个男人一样,挺身站出来,可没想到你变得越来越懦弱,出来吧,我的xiongdi。”

奎爷的话刚説完,就从雇佣军的人群里站出来了一个人。

再一看,小狼和挪客突然变得大惊失色,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了。

白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吉首治疗睾丸炎医院
朔州牛皮癣
去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路线
北京国仁医院费用高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