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真宝 第十二章 巴风特

发布时间:2019-09-25 11:44:38

真宝 第十二章 巴风特

“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听到老者的话,这下,星痕诧异的看向老者,老者的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毕竟天地树果实的珍贵程度可不低,对方能直接拿出来,并且明确的告诉自己就在眼前,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因为对方有把握,即便告诉自己,自己也无法夺走。还有一种,便是要与自己达成某种协议,作为交换,当然,这也是要在对自己足够自信的情况下才会如此。至于直接送给自己,星痕想都没想过,反正送这个字,在星痕的人生中是不存在的。

当然,尽管不存在,星痕还是打趣道::“你是打算送给我?”

老者点了点头道:“是的。”

这下星痕真的有些吃惊了,皱了下眉头问道问道“为什么?”

说话之余,星痕也走到茶几边,将那个小盒子打开,淡淡的金光射出,在盒子里面躺着一个金色的宛如心脏形状的果实,虽然星痕并未见过天地树果实,但是这枚果实的独特以及那扑面而来的生命气息,让星痕深信这确实是天地树果实无疑。虽然很诧异对方的举动,但星痕还是二话不说的直接将天地树果实塞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宝中了,不管怎么说先收起来,就算对方反悔了,也已经来不及了,要说抢果实,星痕觉得还是比较麻烦,毕竟对方隐隐散发出的气息,要比自己强大,真要交手的话,只能智取,打是不可能打得过的。

老者看到星痕收起天地树果实,仍然带着淡笑,并未有任何表情变化,仿佛那并不是一枚神药,只是一件无所谓的东西,同时他也回答了星痕的问题:“很简单,我守不住它。”

星痕抬头看向老者,眉头微皱道:“我可打不过你。”

老者微微颔首:“是的,但我也留不住你,更留不住它,除非我毁了它。”

星痕微皱的眉头舒展,嘴角一扬,对着老者伸出了大拇指。确实,要论实力,星痕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这个老者

真宝  第十二章 巴风特

,但要说抢夺天地树果实的办法,星痕还是有一些准备的,特别是在进入这个价值连城的屋子后。

“既然留不住,何不赠予小友,结个善缘,也好过浪费了它。”老者笑着说道,他说的很诚恳,并不像说假话。作为一个强者,他没有丝毫架子,也并不掩饰,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所想。

星痕听后,摆了摆手道:“那就谢啦,以后我要方便,会帮忙的。”

星痕说的很随意,显示出一副不打算认账的样子。同时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虽然他进来的时间并不长,按照他的计算,奥尔昆等人要察觉后赶回来还需要一些时间,但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他觉得这个老者让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小友请慢!”这时,老者突然开口叫住星痕。

星痕回身,眼睛微微眯起道:“怎么?后悔了,不打算让我走了?”

老者闻言摇了摇头,笑道:“不会,只是拿翠玉杯是老朽那刚满十五岁的重孙女送与老朽的寿辰礼物,还请小友将其留下。”

星痕听后,顿时脸上顿时一红,雁过拔毛是他最长干的是事,每次去老杰克那都会顺手牵羊带走点什么,而且就算被老杰克发现,他也不会不好意思。然而此时却是被一个刚刚送他一个天大人情的人说穿,哪怕星痕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干咳两声,星痕伸手一挥,一个翠绿色的小酒杯飞向了老者,再看星痕,已经摆着手,飞也似的逃离了。

星痕走后不久,奥尔昆和伦达赶了回来,他们脸色都不好看,循着星痕一早做好的痕迹,向着南方寻去,当他们寻到头时,所见的是一座民宅。众人十分谨慎的进入屋后,看到的却是被绑的维姬以及格纳等人。此时,达伦和奥尔昆才知道自己中计了,留下随从询问维姬等人经过,两人便急忙赶了回来,只不过此时星痕早已扬长而去。

在听闻了老者的叙述后,达伦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奥尔昆,经过一番犹豫,抱拳开口道:“祖父,为什么要将天地树果实给他?”这老者是达伦的祖父乔森特?雷米,享有最强防御之称的泰坦之盾殿下。其地位比之现任族长都还要高上一筹,可以说是乔森特家族真正做主的人之一。而且达伦深知雷米的强大,就算是自己的老师奥尔昆与之相比也相差甚远,可以说是乔森特家族最强的人,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祖父会自愿将天地树果实给予对方,要说是守不住,达伦绝对不会相信,如果泰坦之盾都守不住,那么试问天下还有谁能守得住。

雷米看了一眼达伦,轻摇了下头道:“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明白,你也不需去寻他麻烦,由他去吧,一个天地树果实对于咱们家族而言,算不得什么。”

“是,祖父。”虽然心有不甘,但达伦还是抱拳一拜,应了一声转身离去,只不过在他离开前,小心的向着自己的老师奥尔昆使了个眼色。

当达伦离去后,奥尔昆向着雷米微微躬身道:“主人,为何将天地树果实赠他,那小子难道有什么不同?”如果达伦在这里一定会吃惊,自己的祖父虽然深不可测,可他怎么也无法想象,自己的老师,竟然称呼他为主人。

雷米摇头道:“奥尔昆,我知道你宠那个孩子,但有些事,知道的太早对他而言没有好处,这事就不用多问了。”

“是的,主人。”奥尔昆低头一拜,没有再多言。

......

此时的星痕已经已经离开了艾尔贝塔,这是作为一个盗贼的原则,既然东西到手,那就要迅速撤离,绝不多留。

夜晚,一条鲜有人走的林间小道。夜虫低语,宵鹰争鸣,一些夜间行动的动物纷纷出动,他们谨慎的躲在暗处,双目泛着凶光,盯着那个打破他们宁静是生活的外来者。

“省了省了,这下落星可以卖了,要卖多少金币才好呢,十万,二十万?哈哈哈哈,金币,金币~”星痕肆意的大笑着,他就是打破这片林子宁静的罪魁祸首。此时他两只手,一只手托着天地树果实,另一只拿着落星,不停地左看右看,眼中全是迷醉之意。只不过与别人痴迷两者的魅力与特效不同,星痕眼中映射出的是金灿灿的金币。

正当他沉浸在金币的美梦中时,突然一声兽吼响起,一瞬间不管是鸟兽还是飞虫就像末日降临般全都四散而逃。

这声吼叫自然也将沉醉中的星痕惊醒。

“什么玩意!”星痕惊道,然而他话音刚落的同时,如刀割般的罡风瞬间划过星痕的面颊,紧接着一道黑影便自上而下袭向星痕。星痕的反应极快,在感受到罡风扑面的时候,便已迅速向后蹿出。

“轰~”就在星痕刚刚闪开时,那黑影已经轰击在了星痕之前所在的位置,瞬时间土石四射,地面崩裂,比之刚才还要狂暴的气浪席卷而来,将还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星痕抛飞出去,天地树果实以及落星自然也难以幸免,突然的偷袭,使得星痕只能勉强避开,自然无暇顾及手中的两件珍宝,二物纷纷脱手而出。

“我的金币!”珍宝脱手,星痕立刻急了,怪叫一声,本来无处借力的身体在空中竟然做了一个后空翻,顿时体位下降,在一脚勉强够到地面后,脚上一用力,抵住了气浪,重新站稳了,不过也已经被抛飞出去了将近三十米的距离。

落地后的星痕,眼睛扫来扫去,四处寻找着落星以及天地树果实的身影,最终在身前二十米左右的一颗巨石旁看到了落星以及另一边靠在树下还发着淡淡金光的天地树果实。好在两件宝物都没有破损,让他长出了一口气,只不过这个距离却让他有些为难,因为他终于看清楚了袭击他的那道黑影是什么了,而那一刻,星痕的瞳孔骤然缩起。

那是一把镰刀,一把黑色的镰刀,这柄镰刀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却能让人感觉到它的沉重。然而,这柄镰刀还不是让星痕为难的原因,原因是握着它的那个生物,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三米,虽是人形,身体却长满了棕色的鬃毛,而最主要的是,它有着一颗山羊的头,这个模样,只有一种生物具有,那就是传说中的羊头恶魔,巴风特!

当看到是巴风特后,哪怕一直都很从容的星痕也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因为这是传说中的生灵,是地狱中的恶魔!星辰自认见识也还算广,但巴风特却是他第一次亲眼所见,之前也只是通过书籍与传闻有所了解。

在书中,记载着很多恶魔,无疑都是罪与乱的象征,是杀戮与灾难的代名词,对于书中的这些东西,星痕并未太过相信。但唯有巴风特却不同,因为他的师兄,也就是帝国最年轻有为的副军团长安德烈,曾有一次在无意中告诉过星痕,在北之森中就有一只巴风特的存在,并且帝国军队三分之一的武力,都在北之森附近待命,为的就是镇压北之森中的那只巴风特,不让其作乱。而且,安德烈脸上的那道疤痕,也是来自于它。当时星痕问安德烈为什么不进入北之森将那只巴风特讨伐,安德烈只是摇了摇头,言称即便全国的军队都填进去,也不见得能将其杀死。所以对于巴风特,星痕的印象很深,但他却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见到这种恶魔。

巴风特猩红的眸子扫过星痕,让星痕感到头皮发麻,呼吸都短暂的停止了。然而,它的目光只在星痕身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开了,根本未把星痕放在眼里。

巴风特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最终停了下来,至此星痕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引来这尊大神了,因为巴风特的目光停留在了天地树果实上。

当发现巴风特的目标是天地树果实后,星痕忽然明白,为什么之前乔森特家的老者对自己说守不住了,那不是守不住他,而是守不住巴风特!

看着巴风特转身走向天地树果实的一刹那,星痕不单没有侥幸的借机逃离,反倒神色变得更为激动,因为那天地树果实是用来给艾布纳续命的,星痕根本不敢确定艾布纳的身体,是否还能撑到自己弄到下一颗天地树果实回来。因为这种神物只能靠运气,就算是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不见得可以再有机会得到。

一瞬间,往事历历在目。

黑龙江虹桥医院好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治什么好
黑龙江虹桥医院是否好
黑龙江虹桥医院最好的大夫
黑龙江虹桥医院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