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白银霸主 第七百四十九章 奸谋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4:18

白银霸主 第七百四十九章 奸谋

“哗啦……”一盆冷水从头泼下,刚刚被严青拍晕的司马青衫悠悠的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司马青衫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一看周围的环境,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鹿鸣关内的虎威堂中,严礼强正坐在大堂的主位上,眯着眼睛看着他,而此刻大堂之内,却没有什么鹿鸣关内的守军,全都是严礼强手下的人,几个鹿苑的军官,还有穿着军装的皇宫之中的侍卫,都在大堂之中,一个个正按着腰间的刀剑,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司马青衫再转头一看,鹿泉郡郡守周守仁和周公子两个人的脑袋就在自己旁边的桌子上放着,那两颗脑袋,一直到这个时候,眼睛还瞪得贼大,就那么看着近在咫尺的司马青衫,把司马青衫吓得一瞬间就完全惊醒了过来。

“你……你是谁?”司马青衫看着严礼强,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刚才严礼强自报家门的时候,司马青衫早就晕了过去,所以他也没听到严礼强说的那些,此刻一醒来,司马青衫立刻就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杀伐如雷,能在看到鹿泉郡郡守就一剑把郡守脑袋砍下来的,绝不是御前马步司中的普通军官。

“我是严礼强!”

“啊!”司马青衫瞬间一惊,整个人目瞪口呆“你就是发明四轮马车与羊毛布的大汉帝国祁云督护,少府天工大将兼太子弓道少师严礼强……”

严礼强笑了笑,“哈哈,原来你还听过我的名字!”

司马青衫何止听过,对普通人来说,这个名字或许只是略有耳闻,但对他这种厮混在官场上的人来说,这个名字,简直如雷贯耳。

心中震撼,司马青衫口干舌燥,咽了一口唾沫,脑袋也迅速的飞转起来,在思考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和活命的机会,这种时候,严礼强连郡守父子的脑袋都砍了,那么,再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严礼强之所以让自己活着,那就是一定会有用到自己的地方,想到这里,司马青衫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虎威堂的的门口的方向,“那此刻……鹿鸣关内……”

“鹿泉郡郡守周家父子残暴不仁,谋逆犯上,已经伏诛,首恶已死,胁从无罪,此刻鹿鸣关内的一干军士,已经放下武器,完全听从我的安排,不再为周家父子卖命了!”严礼强平静的说道,“我也没有为难他们,除了让他们暂时关闭鹿鸣关之外,他们现在还可以在鹿鸣关内自由行动!”

听着严礼强的这些话,司马青衫慢慢的从惊恐之中恢复了一丝镇定,“严大人为何留我一命?”

严礼强轻轻一笑,“各为其主而已,你为周守仁手下典客谋士,吃其俸禄,受其差遣,为周守仁谋划做事,是你的本分,就算你为他筹谋划策算计的是我,但你我之间,却没有任何的私人恩怨,我来鹿泉郡,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来,如无必要,我实在不愿意多染血腥!”

严礼强的话让司马青衫呆了足足好一会儿,随后司马青衫才叹息一声,“大人手腕心胸,我自愧不如,多谢大人绕我一命,不知大人有何差遣?”

“鹿鸣关这样的重关要隘,此刻关内的守军不足两千,其他人去了哪里,还有鹿泉郡督军熊斯武去了哪里,这还要用我提醒你么?”严礼强指着周守仁父子两人的脑袋,“你就带着几个人,提着周家父子的这两个脑袋去见熊斯武,告诉他,我车队里有晋州刺史家眷,他熊斯武若想带着全家老小为这两个死人陪葬,活得不耐烦了,尽管一条道走到黑,就在高邑郡做他的土匪乱贼,他若回来,周家父子之事与他无关,他受人差遣,也不知道我车队里有什么人,这笔账不会算到他头上!”

司马青衫的脸色彻底灰败了下来,嘴唇微微颤抖着,“原来……原来严大人已经……已经知道了……”

“哈哈,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周公子如此德行,周守仁又会好到哪里去,我挟持他儿子,割了他儿子的耳朵他会不生气,反而还来给我认错?他若如此通情达理,他儿子又怎么会在鹿泉郡中无法无天,连御前马步司的车马都敢动,我听说鹿泉郡督军熊斯武乃是身高七尺犹如铁塔的黑大汉,常年驻守在鹿鸣关,刚才那种场合,陪在周守仁身边的人却没有鹿泉郡的督军,我就知道其中一定有诈,我们的身份是御前马步司的人,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鹿鸣关门口,周守仁无论如何都不敢动手,所以我就猜他一定是想等我们放了他儿子,离开鹿鸣关进入高邑郡内再动手,高邑郡内山高林密,峡谷重重,若是熊斯武带着四五千人马埋伏在险要之处,假装土匪山贼甚至是白莲教的人,就算杀了我们,别人也怀疑不到周守仁的头上,你觉得我猜得可对?昨日阻断官道,只不过是为了给鹿泉郡督军的行动争取一日的时间而已,若是周守仁真愿意低头,昨日我们就已经离开鹿鸣关了,真以为他做足姿态给我们送点吃的我就会上当么,呵呵,我看这计策,应该就是你出的吧,周守仁那种脑满肠肥的蠢货,估计也想不出这么弯弯绕绕的歹毒计策……”

听着严礼强的话,司马青衫匍匐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身体瑟瑟发抖,这毒计原本就是他提出来的,他以为这计策已经非常完美,绝不会有什么差错,周守仁也非常满意,没想到他的计策在严礼强的眼中,却到处都是破绽,简直毫无是处,这对一项自诩机智过人的司马青衫来说,这种打击,不啻于被人剥光了衣服游街示众一样。

“还请……大人恕罪!”司马青衫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已经说了,我们各为其主,我不怪罪你!”严礼强摆了摆手,“我们还着急赶路,你就快去快回吧……”

“大人,司马青衫有一事相求!”

“哦,什么事,说!”司马青衫脑袋里想着什么事,有什么心思,严礼强早已经知道了,不过表面上还是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低着头的司马青衫一下子抬起了头,看着严礼强,那脸上的深情倒像是爆发出巨大的勇气一样,一下子坚定了起来,“如果大人不嫌弃,我司马青衫愿意追随大人,以后一生一世为大人效犬马之力!”

“你想追随我,那我如何相信你不会背叛我呢?”

司马青衫咬了咬牙,“若是大人同意,我出去之后就会对人说这次是我把郡守大人的计策主动泄露给了大人,这样一来,人人都知道我卖主求荣,除了在大人身边,天下之大,将再无我司马青衫的容身之地!”

严礼强都忍不住多看了司马青衫两眼,“你对自己还挺狠的!”

“良禽择木而栖,大人心胸手段,司马青衫望尘莫及,司马青衫一介文士,愿甘附大人骥尾,还望大人恩准!”

“你先把熊斯武和他手下的人马先带来再说吧!”

“是!”司马青衫起身,对严礼强行了一礼,提着周家父子的脑袋就离开了虎威堂。

看着司马青衫的离开的身影,严礼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心说这个司马青衫倒有点意思!

几分钟后,司马青衫带着从鹿鸣关中军士中选出来的一旗军士,骑着犀龙马,带着周家父子的脑袋,直接出了鹿鸣关,朝着高邑郡的方向冲去。

鹿鸣关中的那些军士看到连郡守身边的典客谋士都没有事,还能自由带着鹿鸣关中的几个军士离开鹿鸣关,所有人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也不敢再起什么心思。

一直到司马青衫离开之后,刘犀同才来禀告,之前周守仁还带着几个家中的门客一起来到鹿鸣关,那几个门客刚才在鹿鸣关内,看到周守仁被杀,鹿鸣关里情势不对,就在混乱之中往高邑郡方向逃走了……

“哦,逃走的周家的门客有几个人?”

“三个!”

“都是什么人?”

“也就是周守仁这两年罗的几个江湖人士,修为不低也不高,倒有些江湖手段……”

“无妨,逃就逃了吧!”严礼强笑了笑,摆了摆手,“告诉手下的弟兄,今晚我们有可能就在鹿鸣关中过夜,让大家警醒一点!”

“是!”

刘犀同刚离开,容贵妃身边的那个叫璎珞的宫女又来了,说容贵妃和几位娘娘请严礼强到后堂说话……

“我问一下,端妃,睿妃,还有怡妃几位娘娘也在么?”

“几位娘娘都在,刚才之事让几位娘娘受到一点惊吓,几位娘娘现在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所以娘娘想请严大人去询问一下!”

听到端妃她们都在,是一起要见自己,不是容贵妃要单独见自己,严礼强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对那个宫女说道,“那请姐姐带路吧!”

“我只是娘娘身边的一个婢女,当不得严大人叫姐姐,严大人若不嫌弃,以后就叫我璎珞就是了!”那个俏丽的宫女对着严礼强甜甜一笑,主动说了一句话。

“那好,以后我也叫你璎珞好了!”严礼强哈哈一笑,容贵妃身边的这个叫璎珞的宫女倒是太聪慧了,怪不得会被容贵妃器重,倚为心腹……

蚌埠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江门治疗盆腔炎方法
沈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江门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