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江南馬弁槍神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5:08

  “他不爱吭声,就像上辈子是个话痨,已经把该说的全都说过了,这辈子只好沉默下去”顾万小心翼翼瞟了眼阿敏的脸,不清楚他到底听没听懂自己的话自打來到這座城市,他陡然發覺自己的普通話成為一種障礙,無法和這些當地人交流他殷勤地为阿敏斟茶,一边扭头扫了眼身后那堆狼藉,一边继续讲述道:“就是他老婆孩子,也没听他讲过几句话大家都说,他做过万福春的警卫,也就是马弁,是个汉奸;1968年一群红卫兵闯进他家,把他家翻得乱七八糟,为的就是能够搜寻出证据,证明他是特务,破坏X城安定团结的特务,和台湾或者日本人、美国人,甚至和苏联人都有联系”

  阿敏高高瘦瘦的,赤着脚,穿了双黑颜色的人字拖,上身穿件褪了色的红色旧T恤,下身是条皱巴巴的灰色短裤,右手手指里套着串摩托钥匙,腿上蜷曲着黑乎乎的蚂蚁一样的体毛他呷口茶,满脸困惑一堆书小山似地扔在书桌前,一瓶空啤酒瓶子立在书桌上,眼前喝茶的圆形木茶几上放着景泰蓝茶壶,放在果盘里的吊炉花生,两个正使用的茶杯,不锈钢随手泡闪烁着一线光,将两个人的形象和屋子里的一部分物件扭曲,变形在这层哈哈镜一样的镀金涂层上距离随手泡不足十五厘米,静卧着一个放在使用过的申通快递袋子上的正方体深棕色纸盒子顾万不时将这个正方体纸盒拿起又放下,左腿还不时抖动,突然又想到刚到这里不长时间吃到的那种被称做黄皮的水果注1,进而莫名地把侄子那部分结晶化的骨灰和它联系到一起,他不知道那个贼偷骨灰做什么,难道把它当成石头了顾万转动眼球,再次瞟了眼客人,回想起那天夜里两个人的偶遇当时他光着脚追到门前那条没有街灯的省级公路上,一辆摩托呼啸而至,这位叫做阿敏的客家男人一把拽住他,算是救了他一命其实,顾万早就见过阿敏,知道阿敏就住在附近,大概就住在后面那条街刚搬来的第一天,顾万就看到一位瘦瘦高高的男人晃在窗外,穿着双人字拖,光着上身,裤子几乎提到胸口,一截裤腰带从腹前探头探脑,就像一条蛇,更像男人勃起的生殖器因为裤腰带勒得太紧,所以肚皮瘪了下去,形成一个凹陷下去的坑这个男人一拐一拐地走在马路上,完全无视过往车辆后来,有一天,骑摩托经过后面那条街,顾万看到阿敏坐在一家小商店门口,和群男人喝五吆六地打牌,他一脚支撑在地上,右腿屈起蹬在凳子面上,右脚跟几乎贴到屁股上,胳膊甩起,将扑克牌‘啪’地摔到桌上,眼睛死死盯着那些牌出过牌,阿敏的右手自然垂下,手指抠向脚丫子

  “你平时喜欢喝酒”阿敏放下瓷茶杯,身子向后一仰,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问了句

  “不,平时不喝”顾万笑了笑,轻轻说道:“虽然我也是东北人,但我喝酒不行,平时一个人,绝对不喝,可以说滴酒不沾”他奇怪这边的人为什么总觉得东北人很能喝,似乎每个东北男人都是酒鬼迅即,他又想到‘一个人不喝酒,两个人不打牌’这句俗话

  “是吗,”阿敏笑了,扫了眼不远处那堆凌乱的书籍,挠下耳朵:“我可听说你们东北人都有酒量,不有那样一句话吗,南方人办事请喝茶,北方人交友请喝酒,对吧,这说法就像古人说的南人乘船北人骑马一样”

  “哪里呀”顾万停顿下,左腿抖了抖,笑了,他笑的时候嘴略微向左斜了斜:“东北人的确有能喝酒的,但也有不能喝的,这东西不是绝对的,你说是吧,兄弟,这就像广东人也不一定个个都有钱,不一定个个都是大款,也有很贫困的,甚至连一顿三餐都吃不上的哎,不过我跟你说的这个人,就很能喝酒,别看他平时不爱吭声,可喝起酒还是很凶的在我们家乡有种酒,叫做小烧,可以用玉米酿造,也可以用大米酿造,甚至可以用多种粮食酿造,就像那有名的五粮液,流出的酒头能达到七十几度,一般不经过勾兑可以达到五十度,甚至是六十度;他就喝这六十度的,一顿就能喝下两斤多,喝得面红耳赤,然后倒头就睡小时候,每次到他家,我都能闻到一股薰人的酒气他喝酒,有时只是借助一点儿盐末儿,用生了锈的铁钉子蘸点盐末儿,喝几口,然后舔一下铁钉子;偶尔,夏天的时候他会到田里抓只老鼠,剥掉皮,烤着吃,那就是改善生活了据说这是他在日本占领X城期间养成的一个习惯,那时没有粮食,他就抓老鼠,或者抓鸟儿,以至于后来他觉得老鼠肉比猪肉还好吃也正因为长期酗酒,他无法干农活,无论拿什么,两手都会抖个不停,就像触了电我和他小儿子是同学,那时关系还不错,经常到他家我同学姓陆,叫陆小虎,他哥叫陆小龙,他哥的名字是万福春给取的我同学的父亲叫陆知节;据说,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好像大家都叫他陆狗子,或者叫陆兔儿,反正是和生肖有关陆知节是万福春替他改的名字,也有人说是万福春的四太太为他改的名字,意思是让他像程咬金一样,忠勇兼备我同学的父亲一共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嫁得很远,一个嫁到流徙镇,一个嫁到孟浪镇;那年我还差点娶了我同学的 姐,陆淑婷,她比我大三岁,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唉,在我们家有个说道,说是女大三搬金砖,我要是娶了她,说不定也不会来你们这座小城,也不会把我侄子的骨灰弄丢不过,我父母反对我娶她,因为她是汉奸的女儿,出身不好,因为她结过婚其实,陆知节本来应该有七个儿女,中间夭折了仨,听说都是在19 9年到1948年期间死的;那时候,日本人占领东北,生活条件不行,吃的是苞米茬子注2,住的是四处透风的木棚子或者泥坯房,冬天里冷呀,到处都是大烟泡注 ,那风能把人吹到半空,然后再抛下来那时的日本人,对中国人管制严,不许我们中国人吃细粮,白面大米都不许吃,如果被发现谁吃了大米白面,那就是经济犯,就要被抓起来,关进巴离子注4,进去后不死也得脱掉一层皮到了后来,太平洋战争爆发了,日本人索性规定,只要中国人吃粮食就算是经济犯其实,X城地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粮本粮证,就是效仿日本人的一种管理制度当时,日本人制订下配给制度,规定日本人发红皮粮本,每人每月可以领大米或面粉 0斤,黄豆10斤,朝鲜人可以吃混入大米的小米饭,中国人发绿皮粮本,每人每月只供给高梁米或玉米面24斤和部分杂豆,后期连这24斤的高粱米玉米面和杂豆都给取消了,中国人只能吃树皮、野菜和糠皮据说X城地区当时饿死了不少人,就算是活下来的,也都骨瘦如柴,有气无力的,真的就是东亚病夫了我听老一辈人说,有一位在大港码头做苦力的中国人,因为好奇,翻开船上帆布的一角,被一个日本人看到了,就被追着砍掉一条胳膊,砸断一条腿,最后躺在街上,没人敢去管,结果活活痛死了那时,日本人占领中国,简直不把中国人当人看,就算是一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命运也一样很悲惨,大名鼎鼎的万福春不仅没能保护住自己的恩人秦学岳,没能保护住自己的叔父,也没能保护住自己的家人;万福春的老婆孩子死在1941年的萧镇大屠杀,当时只要在萧镇的中国人,全都被日本兵杀死了,一个都不留,听说杀死了六万多人呢,后来1948年在萧镇同时竖立起两座纪念碑,其中一座就是为了纪念萧镇大屠杀”

  “大屠杀——我没听说过,我只听说过南京大屠杀……”笑呤呤的阿敏不再靠向沙发背,上半身前微微前倾,翘着二郎腿,胳膊搭在右腿大腿上,哗啦晃了下手里的摩托钥匙,自己斟了杯茶,呷了口,插话道

  “唉,日本人在中国搞了很多次大屠杀,旅顺、平顶山、潘家峪、阳高和正定都有发生过大屠杀,当然还有不在中国搞的,什么新加坡惨案和马尼拉惨案,只不过南京大屠杀最轰动罢了当年如果不是我同学的父亲机智,提前把家安置在武运镇,才躲过1941年那场萧镇大屠杀而他倒霉,就倒霉在太忠心了,一种愚忠,这都是中国传统教育的错,都是孔夫子的错,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吗,中国人就讲究这些,提倡这些他认为万福春赏识自己,对自己恩重如山,让自己做贴身马弁万福春对那些跟随他的马弁相当不错,我同学的父亲成亲娶老婆,都是万福春出钱操办的每个马弁只要说用钱,万福春都会毫不犹豫地让那位当过教师的四太太支钱,还总嘱咐,如果钱不够,再来支万福春不仅支出了我同学父亲的成亲费用,还替他在萧镇购置了一处房产,在武运镇添了块地,以便让他养家,这就导致了后来划分阶级时,把我同学家归为富农,被大家批斗,被迫写检讨,低着头到房管局把房契、地契都无偿地上缴;当时红卫兵打击的一大目标就是有房产的,他们中的很多人被抄家甚至打死红卫兵命令人们交出房产证面对被打死的恐怖,他们都到房管所排队上缴房契,陆知节也不例外,他忍气吞声地放弃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财产,并且也被洗脑地认为这些财产本就不应该属于自己,公开骂自己是混帐王八蛋可就算这样,那些批斗陆知节的人,还强迫他承认和万福春的四太太有染,说他一个贫民子弟,显然是受到资产阶级和封建阶级的双重腐蚀,否则不会这样死心塌地地替那个大汉奸卖命,不会这样死不悔改其实,当年万福春身边的每位马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照顾,成亲、生孩子,或者哪位家里的老人过大寿,万福春都会相当给面子,或者亲自出面,或者由四太太出面,赠送礼金,张罗主事,甚至直接越俎代庖地大包大揽,所以万福春的许多手下都争着抢着做他的马弁,都努力操练枪法,因为万福春对马弁有两大要求,一是忠心,二是枪法陆知节正是基于受到的这种种恩惠,才死心塌地地跟着万福春,觉得万福春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所以即便到了1946年也不肯说老长官的坏话,不肯跟着那些曾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指证万福春,不肯骂万福春是汉奸,而被关押起来”

  “这屌毛,那他也是黑白颠倒,怎么说万福春也是汉奸呀”阿敏眨下眼睛,不解道

  “嗯,不能说他黑白颠倒,只能说他在大是大非面前太糊涂了万福春本来就是汉奸,他还维护他,那就是个错但是就他而言,或者说当时许多人成为日本人控制的警察那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饥饿,为了混口饭吃才甘愿在日本人手底下做事的,而且他不像一些地痞,不会欺负老百姓,大概只有像陈旭那样的人物,才会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做事,才会到处欺负中国人,才会被后人诟骂,甚至连自己家人都为之感到不耻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是他儿子的同学,也不是为了给他翻案我个人认为,他的确没有骨气,苟且偷生了,但他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后期不也追随魏文武,给那位X城大英雄做警卫吗,虽然他这个警卫做的并不成功,在魏文武危难时躲进了壁炉,躲了整整两天,才被人救出再后来,他出了院,被军政委员会审查了两个多月,最后回家当了农民”顾万端起茶杯,滋润下嗓子,拿起那个纸盒子,打开,望了眼,又合上,继续侃侃而谈:“如果当初他不那么倔强,说几句批评万福春的话,没准儿也会进入X城早期领导人的行列,或者最起码也是位官,儿孙不至于都是农民,长孙也不会被那群口口声声要造反的红卫兵们打死他的长孙,陆浩宇只比我小三岁,喜欢跟在我们后面,我们都管他叫跟屁虫我们到妃子殿,他跟着去;我们去舍利寺,他也跟着去,反正无论我们到哪儿他都跟着原先,陆浩宇喜欢跟着他两个姑姑,但两个姑姑分别出嫁了,他就开始跟着小叔1968年8月一群据说是哈尔滨来的红卫兵来到萧镇,他们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扎着铜头皮带,其中两男一女背着步枪,到处发动革命运动,张贴大字报,勒令那些信仰佛祖的和尚举起侮辱性的牌子自我检讨,我还记得牌子上的字,是句‘什么佛经净是狗屁’之类的话我并没想到他们会来到我家住的这条街道,并没想到他们在我家旁边展开斗争那群红卫兵原本不知道程知节这个原本已经湮没无声的人物,那俩负责联络和招待他们的当地红卫兵在一起午饭时,倾听着他们传达世界革命运动的大好形势,在相互交流时,偶尔谈论起大名鼎鼎的汉奸万福春,他们才知道萧镇还有这样一个余孽存活在人世,于是他们在那俩当地红卫兵的带领下,高喊着口号闯进他家,把他家翻得乱七八糟,甚至把那口煮饭的锅都给砸了,把那几样仅有的家俱,凳子、饭桌和碗筷全都扔到外面,点上火,浇上酒和豆油给烧掉了程知节的一家人被迫跪在一边,跪在大太阳地里,垂头丧气不敢说话,生怕这群红卫兵会做出其他什么事情那群红卫兵当中,有两三个人扎着苏式武装带,背着步枪,趾高气扬,估计是在学苏联尼古拉·波戈金《带枪的人》注5,他们胸前别着两枚象章,一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另一枚是毛主席在X城最亲密的战友陈平阳,其中一位背枪的红卫兵还是个扎着半角辫的女生抄家的过程中,一位红卫兵威风凛凛地走到陆知节的老婆面前,薅住她头发,呸地往她脸上吐口痰,骂了句‘汉奸老婆’,然后又踱到刚巧回娘家的陆淑婷面前,抡起铜头皮带照她的头打去,骂她是‘欠肏的 人’,顿时她额头上就出了血”

  共 9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通过顾万的讲述给我们呈现出了X城一个悲惨的故事,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认为是汉奸的万福春被红卫兵折磨着,包括万福春的家人也难逃厄运而万福春之所以成为汉奸,作者在叙述中,也做了详尽的描写日本侵华期间,所做的一切,也在萧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上演着同样的悲惨,而像万福春这样的明哲保身之流,于当时的情景,也是万不得已而为之但战争不会和他讲情面的通过一方的叙述来展示另一方的故事,这样的写法使得小说更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和史料性而日本人令人发指以及对中国人的惨无人寰的动作,是让人痛恨的就作品的实质性来说,不但说明了作者的解读过程中的良苦用心,更说明了作者对文字的严谨态度和广泛的研究领域X城的故事带给我们的是沉痛和厚重推荐赏阅,期待更多精彩呈现——责编:哪里天涯 【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2 : 4:49 问好无言,对于X城,我是陌生的,但小说所呈现的故事,以及作者叙述手法的多变,使小说具有一定的可读性,人物的设定也令人赞赏

通心络胶囊组成及功效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减重多少才会有平台期
心律不齐吃什么有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