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陈秀雯亚视一姐的辉煌与落寞

发布时间:2019-03-09 22:22:12

在香港制造记忆中,上世纪80、90年代的港剧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时的港剧,不仅多产,而且捧红了一堆

在香港制造记忆中,上世纪80、90年代的港剧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时的港剧,不仅多产,而且捧红了一堆影视巨星。郑裕玲、刘松仁、米雪、陈玉莲、五虎将、翁美玲、温兆伦、邵美琪、陶大宇、郭可盈、罗嘉良、宣萱、欧阳震华等都是那个时代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多人大多转而从事幕后或者是退隐,即便是仍留在台前的,也在作品上慎之又慎,毕竟青春紧致对抗不了万有引力,谁也不想多年积攒下的情怀和回忆一朝崩塌。

归隐又复出的,风险极大,少之又少。

陈秀雯却是例外。

为复出,她频繁与昔日友人相聚寻求机会。

▲2014年,宣萱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与欧阳震华、陈秀雯、吕晶晶的年夜饭照片。陈秀雯自2009年演出邓特希监制的《法群英》后鲜有幕前出现,一直过着归隐生活,近几年开始回归舞台和荧幕。据了解,她已和欧阳震华的经纪人签下合约,正式挂牌。

2016年在卢国沾的演唱会上担任演唱嘉宾。

2017年举办了自己的全新“震荡”演唱会。舞台上的陈秀雯唱跳俱佳,全然看不出是50多岁、息影多年的的当年港剧一姐。

2017年12月6日凌晨,欧阳震华在微博晒出一组与《壹号皇庭》成员聚餐的照片,欧阳震华和陈秀雯这对“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后再合体,引起友们的回忆。

很少艺人可以和陈秀雯一样,退出了,复出,又退出,再复出,都一样受欢迎。更少艺人可以和她一样,由丽的时代到无线 (TVB)再回到亚视(ATV),都一样吃得开。

陈秀雯外形条件并不算太过靓丽,但却总能深入人心。她温婉贤淑时可以是民国时代的好媳妇,满足男人们对贤妻良母的遐想;一剪短发,又化身事业有成的典型港女,女人们暗地里以她自况,却从不嫉妒。

蔡澜曾说:

怎样才算美女?我首先是看她的眼神有没有灵气,如果眼珠动都不会动的,再靓都是个蠢女人,因为聪明的女人眼神是灵活的。

女人真的要聪明,现在我来看,不觉得女人会丑。最好看的,是她们的头脑,能够和你共同地谈一个话题。

香港最漂亮的演员是陈秀雯!

回首陈秀雯的星途之路,天时地利人和占尽,稳居90年代中期的TVB当家花旦和“亚视一姐”宝座。然而遇人不淑,嫁了一个只会花女人钱的丈夫,使她一生都掣肘于金钱纠葛之间,一度亲人反目、境况惨淡,令人唏嘘。

陈秀雯出身于丽的电视1979年艺员训练班。受到音乐人黎小田的赏识,首次为武侠剧《侠盗风流》演唱同名主题曲。

后被公司派往新西兰,代表香港参加“太平洋创作歌曲邀请赛”,以一首英文歌《TheWandering Song》获得“最有前途新人奖”。

同年首次出演长篇剧集《浮生六劫》。演艺上的对手有别名“叉烧”的男演员林国雄及小生马景涛等。

▲在《浮生六劫》中陈秀雯先后与万梓良和张国荣发展感情线。剧组赴新加坡、马来西亚登台演出时,属Amy得到的喝彩最多。

陈秀雯与演员林国雄于1980年,拍摄丽的电视青春爱情剧《骤雨中的阳光》而相识。在1987年结婚,育有一名儿子。《骤雨》也成为香港青春爱情剧的开山之作,亦因此引发起青春爱情剧的热潮。

▲《骤雨里的阳光》剧照

但其后与丽的因在合约上谈得不快,离开了丽的后便成为全职歌手,并出了四张个人专辑。在此其间,陈秀雯因厌倦娱乐圈生活,曾淡出多时。

1990年,陈秀雯复出。在九十年代前期,她曾主演了多套家传户晓的电视剧,如:无线电视的《壹号皇庭》系列、《马场大亨》及《再见亦是老婆》。在前四辑《壹号皇庭》系列中,她均饰演高级检察官丁柔,与欧阳震华扮演情侣,令观众印象难忘。

▲在《壹号皇庭》的拍摄过程中,由于和欧阳震华的很多戏份都是在床上完成,保守的陈秀雯为此特意要求盖“两张被”,将彼此的身体用毯子分开,防止肌肤接触,可见陈秀雯骨子里始终都是传统的女性。

《壹号皇庭》开创了以中产专业人士做主角的单元剧热潮。“一时卖鱼的,煮饭的,都以为自己是优皮律师,人人饮Sol啤。”

从1992年至1998年,总共五部,陈秀雯参与了其中四部的演出,饰演精明果敢、冷艳理性的事业型独立女性——律政司的检控官丁柔。在感情上与欧阳震华饰演的小男人碎嘴律师配在一起对比鲜明、笑果突出, 两人的关系又始终纠缠不休、危机不断。

虽然剧中云集了大批的TVB优秀演员,除欧阳震华之外还有邓翠雯、陶大宇、林保怡、蔡少芬、宣萱、陈慧珊、郑秀文、苏永康、王菲、吴启华、江希文、陈梅馨等,但是陈秀雯饰演的丁柔无疑是那个年头不作它想、最为闪亮的一颗法庭之星。

▲在《再见亦是老婆》一剧里,陈秀雯和姜大卫分开亦有好结局,然而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为了饰演出“肥师奶”的角色感,陈秀雯要穿上厚厚的棉袄及长裤 “充胖子”;要戴假发,每天汗如雨下,拍完后瘦了五、六磅。 但她对于这个角色,非常勇于尝试,觉得做肥师奶完全无压力,

陈秀雯亚视一姐的辉煌与落寞

不用顾忌外形,过足戏瘾。拍此剧时还曾和《壹号皇庭III》相叠着一起拍,白天她是肥师奶, 晚上又变检控官,拍得她一度情绪失控。

▲虽然陈秀雯的屏幕形象经常给人感觉是小女人及良家妇女,但在韦家辉监制的《马场大亨》却颠覆了好女人形象,扮演“食钱怪”钱浅,充分地表现自己戏路广阔。

1995年10月,约满无线,陈秀雯因亚视为其度身订造剧本《再见艳阳天》而心动过档,也算是回归娘家,主题曲与插曲也均由她亲自配唱。

结果《再见艳阳天》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亦打破了无线的惯性收视,是当年唯一能威胁无线的收视之作,边拍边放,一路加拍到105集,“秀巧狂潮”也随之掀起。

▲《再见艳阳天》是一出大型的女性励志片,制作精良,亦有邓萃雯、邵美琪、商天娥、鲍起静、秦沛等实力派演员及台湾演员马景涛的加盟。剧中主角秀巧的性格完美程度堪比圣母,人人心中都不免会希冀有这样的女儿、媳妇、老婆、大嫂、姐姐、妈妈、朋友。陈秀雯也凭借该角色于1996年亚洲电视举办的颁奖典礼中,获得了“最佳女主角”。这部戏是她与马景涛的首次合作,因此剧的大热还促成了两人往后的二度(《天长地久》,又名《情定上海滩》)三度(《爱在有情天》)合作。天字三部曲,造就出一对经典的荧幕情侣。

艳阳陈秀雯 - 女人背后

缘订今生陈秀雯 - 女人背后

▲这两首《再见艳阳天》的主题曲和插曲,在当年也是KTV大热歌。

陈秀雯成功的角色无不是以女性为主,表现出民初时期女性及九十年代女性的难处。

她更是少数亚洲电视艺人成功的异数,也是亚视绝对的一姐;她为其拍摄了不少有口碑的电视剧,有:《天长地久》、《穆桂英》系列。

1997年陈秀雯凭藉《天长地久》,婵联“最佳女主角”,荣获两届“亚视视后”。《穆桂英》系列也在台湾和内地取得收视佳绩。

同时,她在音乐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瞩目。发行过专辑,亦举办过演唱会。她的作品流传很久,直到现在依旧被粉丝热爱。

女人背后陈秀雯 - 女人背后

如果人生的脚本按照这样的华丽笔法续写下去,那么陈秀雯绝对是上帝的宠儿。但是,人生突变、命运叵测。1998年,陈秀雯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98年以前,她有事业有钱有信仰有美满家庭,连她自己都说,像个完人;却在那年,她差不多失去所有:母亲逝世、被僧人骗去一千万、地产公司倒闭、欠债损名声。最要命的,是她深信不疑的一套生活信念,彻底崩溃。

陈秀雯噩运的源头,多半与她的丈夫林国雄有关。

风雨同行纠缠了28年,而且全与钱银有关。

陈秀雯与林国雄相识于《新变色龙》一剧,没多久就开始拍拖,上演起现实中的“地下情”。有一次她俩去碧丽宫看爱情片,散场时竟撞到麦当雄,之后找她们拍了《骤雨里的阳光》,越拍就越出事,竟就结了婚。

陈秀雯说: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是有缘份的,有些人我初次见面,就会讨厌他们,而与另外的人一见面,就像有股电流流过全身的感觉。我第一次见到林国雄,就觉得这人好相处,对人诚恳,谈吐又幽默。”

▲婚后的她说:“我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我丈夫肯定不是世上最英俊、最潇洒的男士,但由拍拖到结婚,我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再遇上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真的,从来没想过。”

1987年,息影不久,陈秀雯诞下儿子。

但美丽的童话爱情渐渐被现实的生活暴露出最初的模样。1984年结婚后,林国雄经常以修法礼佛为借口,不事生产,养家重责一直由陈秀雯负责。陈秀雯也是百分百的付出。期间林国雄生意失败、又反复无常,让陈秀雯经常担负债务纠纷。

92年传出与无线艺人潘芳芳、前亚视艺员方国珊在西贡合作开设地产公司,却因钱银反目。后陈秀雯因拍摄《再见亦是老婆》再度走红,林国雄借着老婆的名气,大搞房地产生意,后计划烂尾,被投资者追讨百余万。

▲为努力撑起家庭,陈秀雯买东西也精打细算。

有朋友曾说,很多年林国雄都在“有出无入”,一时要做生意,一时又要出家修佛,每次出事就人间蒸发,但"amy心软”,就算身负巨额债款,也“都相信老公没有问题”。

▲一家三口曾幸福团圆,只是,此情难再。

1998年8月,林国雄的僧人好友在内地建佛教大学,陈秀雯借出一千万港元,但是“僧人”好友挟带私逃,千万血汗钱瞬间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笔笔债务。陈秀雯的母亲也于当年查出患癌,四个月后去世。

巨额债务、母亲去世,给陈秀雯的生活和事业带来沉重打击。

此时的她,一直信奉的价值观也在逐渐崩塌。她曾说:“原来(佛家的)宽容并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始终要返回现实世界分析,处理。”

▲陈秀雯的寓所及亚视大埔片场外被人张贴「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大字报,名声受损。为躲避债务,陈秀雯经常搬家。

与此同时,妹妹陈加玲也激动地大骂姐夫是只“放毒气的缩头乌龟”。

陈加玲写出接近三千字的声明,声明中以卑鄙、无耻、贱格、下流的物体来形容林国雄,爆料他的丑事,自曝遭对方借去三百万无回头,又指他不事生产耗尽陈秀雯三千万积蓄,对亲姐陈秀雯不留情面。

但此话令陈秀雯心如刀割,姐妹展开骂战,并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冷战。

▲图左:陈加玲指责姐夫把陈秀雯及家人同事当做人肉提款机,又对姐姐陈秀雯隔空喊话:“爱一个人若然可以做到你这样颠倒黑白和是非不分的话,我宁愿自己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更力数对方未尽到作为大家姐照顾弟妹的、包庇恶行滔天的亲夫等。

图右:同日晚上,陈秀雯亦以一首曹植的古诗「相煎何太急」来回应其妹。

据说陈秀雯的母亲在得知患癌四个月后去世,临终时,选择叫银行经理到医院,把户口仅余的百多万元,全数交给了陈加玲,以作医药费之用。这件事母亲从来没有告诉陈秀雯,就是怕他们俩借钱。

因为金钱与亲人反目,不知陈秀雯是真的为爱豁命,还是性傻可欺。

被陈加玲数臭后,林国雄也曾在采访中自认“人格是零”,“只希望不再做错事,甚至愿意以离婚作为赎罪。”又说——

“知道陈秀雯不能没有我,除了很爱我,她亦太听我的话。84年间我便没有拍戏,之后每天也是打坐拜佛。我从来没有积蓄,赚到钱的时候还要几万几万的借钱给其他人,秀雯一个月要供月息二十多厘的七十万楼会,我一直没有帮过手,心里只有修行。”

好一个心里只有修行!通篇回应,看不到任何对妻子的怜惜和愧疚,只有一句轻描淡写的“以离婚作为赎罪”。

可他又死死捏住了陈秀雯的七寸,因为他谅她“不能没有我”。这是赎罪还是肆无忌惮的威胁?原本站在理亏的一方,却因为掌握着陈秀雯无比传统的婚姻观,而跃身主动,毫发无损。

果不其然,陈秀雯在得知丈夫的“痛悔”回应后,在其页发表深情宣言:

“在这一阵飞短流长之后,你会否对从前的想法感到惘然?……不管外面的人怎样说,依然守候,坚决伴我同行的你……”

可悲、可叹!原本是光鲜璀璨的明星,却因这一桩丑陋的金钱伦理纠葛堕入凡尘。无论是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因为金钱撕破脸,又被如此不堪地搬上台面,供大众品头论足,陈秀雯面对婚姻和金钱的情商实属一般。

虽然护夫心切,又有从一而终的婚姻价值观的支撑,但现实难免负累重重。 陈秀雯对感情完全盲目,当初也是坚定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而苦苦支撑这段婚姻。后来,亦因为儿子而死心。

据知情者说,陈秀雯整日被人追债,已经严重影响到儿子林上智,读大学时搬去学校住,也日渐自闭。于是,陈秀雯痛下决心,于2011年签字离婚。

▲港媒为搏眼球从来都是落井下石……

▲陈秀雯代夫倾尽家财还债,更因此与细妹加玲反目,直至离婚后,姐妹才冰释前嫌。

▲离婚后的陈秀雯低调行事,深居简出,外出朴素,连手袋都是平民货。母子的生活由于前夫林国雄的拖累,十分困难。

▲离婚后,陈秀雯租住的大埔村屋,租金只需九千元,生活一度愁云惨淡。

面对林国雄和这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婚后的陈秀雯曾坦诚:“自己已经好努力,做到尽啦,但原来 partner 不是对手,其实最后,你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你的完美男人,根本找不到。”

这段话也许有阅尽千帆后的顿悟和通透,但仍让人不免惋惜,这顿悟来得太晚了些!如果早一日看清这世道炎凉,早一日摆脱对婚姻的幻想,也许更早地拥有一个脱胎换骨的陈秀雯。

通常人最辛苦的就是将自己的镜头ZOOM IN(变焦推近事物),有一件事好伤心,好痛苦,便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一点,不断折磨自己。

面对这些问题便要学习将镜头拉WIDE(变焦广角拉远事物),看到的东西便会多起来,原来那些旧垃圾侧边,还有青草、黄花、蓝天、绿海。

——陈秀雯

成也萧何败萧何,我们说陈秀雯情商高又聪明,可她深陷这看似愚蠢的婚姻泥沼长达28年;可如果说陈秀雯偏执决绝,她又从这“浩劫”中死里逃生,转而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开阔天地。

天生性格开朗又有“戏瘾”的她,虽然年龄不饶人,可心态却非常蓬勃。拍戏、唱歌、公益,悉数不落。之前与其合作的艺人也都对陈秀雯称赞不已,使得她的日子逐渐风生水起。陈秀雯,带着她的招牌笑容和一对梨涡,又重新归来。

▲陈秀雯现状。虽然免不了发福,但比起离婚时的浮肿样貌已经好了太多。女人有了发自内心的坚定和方向后,犹如脱胎换骨。

有趣的是,陈秀雯的歌曲很多都好像是写给自己的人生谶言——

《穆桂英》:“饱经风与霜,尽管加上一刀……看似弱女儿,小心给压倒。”

《疾风劲草》:“ 纵使得失不再问,也会继续行,身边的一切是缘份;面对很多的过份,教会我做人,建立我自信懂得勇敢。”

也许,陈秀雯用了28年的时间才明白一个道理,女人的命运不只是婚姻,更要靠自己。

如果遇到淑人,相持相携走完一生,那必是幸福,不必言说;可如果上天偏偏不给你这幸福的婚姻,也不用觉得万事萧瑟、人生没有了意义,让自己变得强大,或许比牵强地走完婚姻更有性价比。

对于她的婚姻,我们始终是局外人,每个深夜的辗转难眠,每次面对非议时的刚烈果决,每次苦苦支撑又无人理解的辛酸,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完全体会。但是,不难看出,陈秀雯的性格与心理造就了她的执念。

人特别可怕的一点是是执着,执着于内心的某个观念,执着于某种完美,这个强大的执念,会阻碍你看清很多人生的真正面目。

陈秀雯的执念和许多女人一样,她们太过执着于婚姻的完整性,要过有事业有丈夫有孩子的“完美”人生,如果没有这些,就是不完美的人生,就是失败。

虽然她一生与金钱纠葛,但不难看出,她对钱其实看得很寡淡,金钱背后的力量,是她一直要努力维系与林国雄的婚姻。

在老公修佛出家的八卦日嚣尘上的时候,外界纷纷猜测她的婚姻已亮红灯,陈秀雯说:

“我告诉你,女人有时很自私,结了婚有了子女,就不用爱情去滋润,子女自自然然会变成了她们的命根,不把丈夫挂在嘴边,不代表有甚么问题。”

在面对亲人和同事的指责,希望她跟林国雄划清界限时,她又说:

“像我喜欢蓝山咖啡,喝了十几二十年,因为我找到了那种口味,我觉得这种味道适合自己后,就不再想尝试另一种味道。”

与其说她的婚姻是泥沼,不如说她已把自己装在了一个笼子里。选错了人又如何?将错就错过完一生,起码,我还是林太太。

人生里真正的死循环,是一个人的眼睛永远盯着一个地方,在牛角尖里出不来,以至把自己困到绝境。

世界很多时候,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势利,它只是你内心的投射而已。这也是心理学上很著名的“投射”理论。

其实,真正卸下“林太太”的标签,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不当“林太太”了,世界也没有崩溃,别人也没把你看低。

你瞧,28年后,终于做到了,陈秀雯,你不是一样过得很好吗?真如她所说:

“我宁愿做风中劲草,好过温室花朵。”

希望她一切顺意。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