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二章:望月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3:18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二章:望月

“那小女子在此就多谢道长啦,不知小女子以后该如何做才能入仙家法眼。”说完少女不住的磕头,泪流不止。

“证悟大道,你需渡大劫难,才能修万丈红尘之法,一切皆由心生,去吧,不可为切莫为。”

说完道士拂尘一扬。少女如坠虚空,等她明白过来,分明已站在自家院子外,推开门,发觉哥哥徐东来正站在院子内,不停的在地上转着圈。

“哥,你在干嘛?”

“啊莹,我发觉这院子里不知何时竟有一窝蚂蚁,你说奇怪不奇怪,难道也要学江小白那小子在院墙外洒些雄黄粉?”

少女不觉俏皮的笑了起来,“哥,别转啦,即使你洒了雄黄粉,也会有蚂蚁,可以用水浇,让这群蚂蚁滚蛋。”

“哎,大地回春,万物复苏,这本是自然现象,我一个当哥的还没有妹妹看得明白,这都是让江小白那小子给气的。”齐东来终于停住身子,不再转圈。

“妹妹,明天我们一起到天涯湖游玩,你可愿去。”齐东来抬头看了妹妹一眼,看见了她额头上的伤痕,关切的问道:“你额头怎么啦。”

“没事,刚才出门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少女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欲言又止。

“哥,你今天见到伯父了吗?是不是我们要离开太阳镇了。”

“见着啦,这太阳镇啊本来就是我等暂时栖身之所,难道妹妹还不想离开?”齐东来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小妹。

“我~我想留在这里,这里毕竟生活了七年,这里还有我很多小玩意,我都舍不得。”东莹说着眼角泪光闪闪。

“打住,你一说我就知道怎么回事,该不会因为江小白那小子吧,你不要看那小子时常帮你提桶打水,他可是一肚子的坏水。你那些小玩意我知道有些是那小子给你做的小木人,他不过是想讨好我们这样的富贵之家罢了,也是在这一方天地,如若是在外面,我~我早就将他化为孤魂野鬼了。”

齐东来劝解了妹妹几句还是不放心,“好了,好了,妹妹,我明天带你去坐画舫,包管让你满意。”

”真的,那我得好好准备准备。“少女东莹终于有些雀跃,似乎要离开太阳镇的烦恼暂时已经忘记。

暮色渐浓,院落内的矮桌旁,两个对面坐着的少年,每人都端着一大碗白米干饭狼吞虎咽的吃着,这亚述经过一天的折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所以吃得特别香。

“江小爷,你这手艺不错,这炒的干豇豆更是美味,比那酱紫妨的红烧狮子头味道好多啦,不过说起美味,还是大楚国的楚天全席不错,那味道简直是令人回味无穷。”忽然亚述的声音停住,他的双眼却抬头望着天空,嘴巴里的饭粒却落在地上,江小白有些诧异,顺着他的目光抬头望天。

天空中一轮明月低挂于天空,仿佛一站起来就能伸手可及,天空中星辰全无,那轮明月有如圆盖一样盘旋于小镇上方。

“江小爷,有点不对头,这月亮可比平时大了何止千万倍。”

“是有些蹊跷,亚述,快,快进屋。”说着二人抬起小矮桌便进了屋,二人却站在门口,抬头望着天空,月亮有如圆球一样在小镇上空滚动,此刻,整个小镇亮如白昼,远处房屋,山恋依稀可见。

月亮的下方,分明是一位须发飘飘的老者,用双手托起那不断滚动的月亮,在小镇上方飞扬,脚底下踏着一把长剑,闪耀着金光,剑尾还燃烧着火焰,在天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有如烈焰的余烬在空中消失于无形。

“妈呀,奶奶的,我亚述终于见着神仙啦。”亚述不仅欢呼起来,好象他可以同神仙打招呼,少年不停的向天空挥手。

“喂,老神仙,快下来,我敬你一杯酒。”

“闭嘴。”此时的江小白却一脸严肃,早先听班老头说过,这小镇不寻常,常有神仙鬼怪光顾小镇,以前还只是当班老头酒后胡言,今晚江小白才真正明白,班师父可能是有意无意告诉他真相。

“江小爷,怎么啦,我在美索大陆从来就没有见过神仙,今天终于如愿以偿,父王曾说过,到太阳镇就一定能够见到神仙,果然没有骗我。”亚述喋喋不休。

“亚述,闭嘴,哪有那么多神仙,依我看说不定就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江小白大声喝叱道。

忽然,整个月亮的光辉集中在一起,形成一个强大的圆柱形光柱,整个光柱从天而下,直接照射进江上白家的院子里,光柱中那须发飘飘的老者缓缓的从光柱的上方降落在院落内,但身形却在光柱内,老者身形高大,在月光中更显仙风道骨。

江小白虽觉奇怪,但并不感到害怕,自从父亲去世后,小白对于神怪之说并不奇怪,他时常强迫自己作梦

,想再看一遍父亲做缠丝兔的动作,可惜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江小白,你可愿意将你家的缠丝兔卖给我?”

那老者站立在光柱内,如此神仙作派却来跟他买什么缠丝兔,上次那位公子说什么老祖宗只有三个月的寿元让他出售缠丝兔,虽说那公子说出的买缠丝兔的理由让他并不信服,但他相信,能够拿自己的老祖宗来说事,肯定有难言之隐,所以才勉强卖给了他。这老者也来买缠丝兔,事情定有蹊跷。

“老伯,我不会做缠丝兔,你请回吧。”

老者站立原处,对于少年的拒绝并不惊讶,却笑着说:“你叫江小白是吧,只要你能卖给我缠丝兔,任何条件,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都答应你。”

“老伯,太阳镇上做缠丝兔的也有四五家,你何必在我这里强买呢?”江小白有些恼火,这缠丝兔可是自己对爹爹的念想,卖一只就少一只,你拿回去不过进了五脏庙,却断了我的念想。

“如果我买这缠丝兔是为了治病呢?”

老者还是不甘心,想要进一步劝说江小白同意这次交易。

“治病,如果老伯要治病,请到青云巷田掌柜铺子上去,现在虽天色已晚,如果能多出诊金的话,我想那田掌柜还是愿意出诊的。”少年不卑不亢,还在替他拿主意,让他去草药铺。

“那生意就没得谈了吧?”老者声音开始变得严厉。

老者目光如炬,直射江小白所站的三尺空间处,忽然虚空传来极其冷厉的声音。

“钱塘江,你自以为用这披星戴月的把戏就能瞒得过老夫,再怎么说你也是兵家矩子,一代剑圣,却做得如此勾当,你羞还是不羞,更何况,此处洞天,还未开禁,要想交易七日后请早,如若不然就是你家老祖宗来,老夫也要让他横尸当场。况且那小娃儿何罪之有,为了金丝缠玉机缘,竟敢痛下杀手,你就不怕心剑破碎吗?”

老者突的收回目光,对着虚空中躬身行礼,双手抱拳道:”塘江知道上仙坐镇这方天地,小老儿无心抢夺什么机缘,只因清婉殿下双目失明,的确需要医治,还请上仙明察。“说完再次躬身行礼,战战兢兢,摇摇欲坠。

“要治病,也要讲求因缘,不要以为那楚国太子做了手脚,我会不知晓,回去吧,不要打扰小镇生灵的好梦。”

随着“梦”字的语音刚落,光柱连同那神仙老者飘浮不见,整个小镇又笼罩在黑暗中,天空中,星光璀璨。

亚述揉了揉眼睛,不解的问江小白道:“江小爷,这老神仙怎么不见了呢?”少年一脸的迷蒙。

“哪有什么老神仙,你这一惊一乍的,还不快点吃饭。”说着江小白便和亚述一起抬着那小矮桌重新放回院子内,两人又开始享受起他们的晚餐来,亚述还是吃得那样香。

“什么老神仙啊,以为在天上飞一圈就能成仙,赶明儿我去神机门学三年,我也能做到。江小爷,你做的饭菜味道不错,以后跟我到美索大陆去开间酒楼,包管生意兴隆,喂,我还没吃完呢,你怎么将菜端走啦!”

实在受不了这美索王子的话唠,江小白将菜端进了厨房内,回过头来,“再不闭上你的臭嘴,我让你饿三天。”

“别啊,我可正长身体啊。”

亚述忙冲上前去,将整盘菜全部倒进自已碗里,飞也似的冲出了院门外,江小白无奈的笑笑。转身走进了房间。

草鞋少年脸上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这所谓的仙家道门都要到他家买什么缠丝兔,难免不会有什么古怪。

少年凝注心神,盘坐在床上,闭上双眼。双手中习惯地练习着那已经练习了千万遍的动作,手势一扬,想象中一棍杀兔,剥皮、去腿、开膛破肚,然后以气御剑,一气呵成。对,与父亲动作的丝毫不差,猛的虚空一指,完成。

“爷啊,不至于吧,就是多吃了半盘干豇豆,你就要杀我啊。”门外,亚述站在门口大喊大叫。

江小白睁开双眼,亚述正站在房间门口,手中的饭碗已掉落在地上,头顶上一半的脑袋已变成光头,有如理发匠刚剃过一般,实在是有些滑稽。

漯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芜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崇左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漯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芜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