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酒家相聲也瘋狂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5:45

  摘要: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面对形形 的诱惑,要如何才能守住内心的一片净土,万重山告诉你,为了梦想,为了正义,疯狂一回又何妨 (一)拜师

  “逗哏,都不‘逗’了,要你何用”万重山刚到门口,就听见常德惠那大声的叫骂声,他还没有推门,就听见里面又咆哮了起来:“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改成捧哏,听听人家都是怎么逗哏的”

  “师父我好不容易从捧哏熬成了逗哏,你现在一句话就将我打回原形了吗”万重山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相声演员袁明义的声音

  “捧哏怎么了其实捧哏比逗哏还要难,三分逗,七分捧,这个道理难道你不知道吗”常德惠大声地说道

  “可是,当捧哏怎么能出名呢我可不想一辈子默默无闻”袁明义突然大声地说道

  袁明义在所有的徒弟之中,一向都是个乖孩子的,现在,他竟然如此对自己说话,常德惠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

  门刷的打开了,袁明义夺门而出,在万重山的身边带起了一阵风,常德惠看着袁明义远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当红花,真的那么重要吗人人但爱红花美,不见青松傲风雪,但不知,善似青松恶似花,青松常挺立,花败落泥巴”

  万重山听得浑身一震,就为了常德惠信手拈来的这几句顺口溜,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要拜师学艺,学习相声

  “你是”常德惠看见了万重山,诧异地问道

  “我,我想拜您为师,学习相声”万重山呆呆地说道

  “学相声很苦的,我怕你受不了”常德惠似乎还没有从愤怒中恢复过来,只是冷冷地回答道

  “我……”万重山迟疑了半天,最后从随身书包里拿出一个纸盒,放到常德惠面前,道:“师父”

  “先别叫这么亲热,我还没同意收你呢”常德惠冷冷地说着

  “好吧,常老师这里有一个纸盒……”

  “我看到了”常德惠打断道

  “里面有很多纸条,每一张上面都写着一样相声的基本功,比如说有贯口的‘报菜名’、‘八扇屏’,有太平歌词的‘韩信算卦’、‘鹬蚌相争’等等您可以随便抽取,您抽到什么,我就现场给您来一段,让您看看我的资质如何”万重山的脸上竟然恢复了自信

  常德惠似乎是突然来了兴趣,他点点头,伸手从匣子里取出了一张纸条,淡淡地说道:“莽撞人”

  “后汉三国出了一个莽撞人自从桃园结义,大哥姓刘名备字玄德,家住大树楼桑二弟姓关名羽字云长,家住山东蒲州解梁县三弟姓张名飞字翼德,家住涿州范阳郡……”

  连续试了三题,万重山都完成得极其完美

  常德惠思考了一下道:“你的基础不错,不过,我更希望我的徒弟是一张白纸所以,你请回吧”

  万重山却摇摇头道:“常老师,您有所不知,我的确是一张白纸”

  “此话怎讲”常德惠微微一愣

  “这些段子,都是我为了让您收下我,临时准备的,其实,我以前根本就没有学过相声”

  “不可能,你会这么多,怎么可能以前没学过”

  “这些,都是我在这三天的功夫里,背出来的”

  “什么”

  “是真的”万重山的眼神坚定

  “不可能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背出这么多东西来,还背得这么好”

  “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常德惠沉思片刻,对身边的人说道:“把袁明义叫来,让他带上快板”

  袁明义听见师父再次召唤,心中不由得大喜,以为是师父改变了主意,让他重新去逗哏了呢,他笑着拿着快板走进了常德惠的办公室,却听常德惠说道:“袁明义,这是万重山,来面试的万重山,这是袁明义,我的徒弟袁明义,你最近不是新练了一段快板吗唱来听听”

  袁明义见常德惠叫自己来只是为了给人面试,便不情愿地嗯了一声,不过,他很快就想到,这其实也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于是就点头道:“好,万重山,你听好了”他故意卖弄地来了一套花板,然后就呱唧呱唧地唱了起来:“进商场,上电梯,我只恨没钱在兜里海龙帽,裘皮衣,样样都是我需要的……”一段唱,足足有五分多钟

  唱完后,常德惠对万重山道:“来一遍吧”

  万重山笑道:“可是可以,不过他之前那个杂耍一样的东西,我可是……”

  “那叫花板儿”袁明义忙解释道

  “对,花板儿,那个我可是不会”

  “没关系,你就唱就行了,记得多少唱多少”常德惠道

  “是进商场,上电梯……”万重山只听了一遍,却能唱得只字不差

  常德惠不禁在心里默默赞道:天才,学相声的天才笑星社最近有很多成名的相声演员都选择离开,说实在的,他现在是人荒啊,若是真的有这样一个马上就能上场的演员,那自然是一件好事

  万重山注意着常德惠的表情,知道有门儿,现在不加把柴,更待何时想罢,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常德惠面前,嘴里说道:“师父,我是真心喜欢相声,您就收了我吧”

  常德惠吃了一惊,连忙双手搀起万重山道:“想不到你有这么大的决心,好吧,暂时收下你了,不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还要实习一段时间,才能正式决定是不是收你为正式弟子,现在,只能算是非正式的‘口盟’或‘寄名’”

  “谢谢师父”能够如此,万重山已经很高兴了

  袁明义叹息了一口气,看来,师父又另有“新欢”了,他有些失望地说:“师父,那他和谁搭档啊”

  常德惠想了一下道:“要不就先和你吧,刚刚不是让你改当捧哏吗你就和万重山一对儿吧”

  “师父你让我和这个海青一场还让我给他捧哏”袁明义惊愕地问道“海青”在术语中,是指外行的意思

  “怎么,不愿意吗”常德惠淡淡地说道:“就是因为你有经验,所以,才让你给他这个棒槌帮衬啊,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他说着又对万重山道:“万重山,,你刚才背的第一个段子是什么”

  “莽撞人,是《八扇屏》的一段”万重山道

  “好,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下午,你们俩的《八扇屏》”

  万重山有些意外地说道:“我这么快就有机会上台了”

  “不敢”常德惠微笑着,像个慈父

  “敢”万重山充满了自信

  (二)上台

  就要上台了,虽然已经对了多遍台词,可万重山还是颇为紧张,毕竟,这是他的舞台处女逗

  报幕员开始报幕了:“下面请听相声《八扇屏》,表演者,万重山、袁明义”

  伴随着掌声,万重山跟在袁明义身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迈腿的,亦步亦趋地上了舞台,走路的样子估计很古怪,所以,一上台,就引得观众哈哈大笑居然还有人叫好,不过万重山没有仔细去研究,这究竟是“倒好”还是“正好”

  终于到了台上,大灯一照,万重山反而冷静了下来

  “我是个文人”万重山开始了

  “我不信”袁明义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来了这么一句

  就是这第一句,万重山就傻眼了,因为袁明义没有照台词说相声演员一般都是严格遵照台本演出的,这叫做“死抠词儿”,是相声演员的基本要求,就算是要使现挂,一般也会事先和搭档商量一下,很少有真正在演出时迸发出的现挂

  万重山明白了,袁明义这是在现场蹶人按照这段相声原本的内容,捧哏的得相信逗哏的,然后逗哏的才好彰显文人本色,朗诵对联,然后才能入活,背接下来的贯口,可是现在,捧哏的一上来就不信逗哏的是文人,把包袱提前告诉了观众,让笑料失效,这不叫“刨活儿”叫什么万重山只是考虑了一秒钟的时间,最后选择没有理会,继续说:“我真是文人,我会作对我念给你听听”

  “我不听”袁明义故意拖长了声音,声音古怪

  “坑儿”越刨越深

  万重山心想:好啊,是你先不照词说的,可别怪我当即说道:“你得信啊,你信了咱好演下去”要刨活,就干脆大家一起“刨”

  观众们从没见过演员这么演的,还以为是演员卖力气,重新排了台词呢观众们竟然又是笑,又是鼓掌,气氛反而烘托起来了

  袁明义道:“好吧,我信——信个屁”说到“信”的时候,又故意拉长了声调

  万重山不理他,继续道:“昨儿到北海,我做了一首诗……”

  “你没做诗,你是去捡枣儿的”

  袁明义还在继续刨活,他提前将底给揭开了,将刨活进行到底节目的进程因此而变得异常快,两人在无意中省略了很多台词

  万重山道:“好吧,我是没做诗,被你猜到了,不过,我捡枣的时候,诗性大发,做了一副对联”

  “是不是‘风吹水面层层浪,雨打沙滩万点坑’啊我告诉你,不是‘万点’,是‘点点’”太过分了,彻底刨到底了,原本用来帮助入“正活”用的“瓢把儿”让袁明义给毁了个干净万重山有点怒了,这真是句句要人性命啊

  他灵机一动道:“不对,我的对联是‘风刮水皮成涟漪,雨打沙滩现浅坑’”

  “好”观众席中居然又响起了叫好声

  袁明义道:“不是差不多吗”

  “差多了”不等袁明义回答,万重山就连忙接了过来,他心说:我还是快点入活吧,不能让你再多说话了,谁知道你还能说出些什么怪词来呢

  他当即说道:“差不多差一个字也是差啊一字入公门,是九牛拽不出啊大褂好不好,自己做的,要是说偷的,行不行不行啊知道再说,不知道的别胡说呀常言说的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求为可知呀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人不言自能,水不言自流金砖何厚,玉瓦何薄……”

  他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把原本应该有捧哏台词的地方,都略去了,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独白,因为他已经再也不敢让对方插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重山停了,袁明义冷声道:“什么东西啊”

  这句还行,重山可以对付,他马上说:“你呀,还嘴硬,我拿你好有一比”也不等对方说话,他就自言自语道:“你呀,连个莽撞人都算不上”总算是顺利入活了,只要这段背完,就可以下去了,真是累啊,几乎全场都是即兴台词的现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万重山一兴奋,竟然忘词了,他疙疙瘩瘩地说道:“后汉三国出了一个莽撞人自从桃园结义,大哥姓刘名备字玄德,家住……某处,二弟姓关名羽字云长,三弟姓张名翼德后续四弟,姓赵名云字子龙,百战百胜张飞——他在当阳桥边大喊三声,吓得曹操掉下马来……桥梁折断,河水倒流,曹操在马上说:‘此人真莽撞人也’”

  好家伙,实实在在的好家伙,记不得刘备哥儿几个的家在哪里还则罢了,连主要人物张飞的事迹都说不出来,老长的一段,只记得一句更可笑,曹操明明已经吓得“掉下马来”了,怎么一会儿又在马上说话了呢就算观众再对作品不熟,也能听出演员是忘词了,至少,这个贯口,一点没有贯口的感觉总是真的“嗵”倒好真的叫起来了

  灰溜溜地,万重山鞠躬下台了

  万重山知道,这个节目,足以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给观众们带来茶余饭后的笑料,不是因为他说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有够差

  常德惠脸色铁青地在台下等他,万重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低着头等着挨骂,常德惠走上来,一个巴掌就挥上来了让万重山意想不到的是,他打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袁明义

  “你在做什么让你带着师弟,谁让你台上蹶人”常德惠厉声说道

  “我没有”

  “还敢犟嘴”常德惠说着又要打

  万重山连忙拉住了常德惠,同时他也看到,其他的几个师兄弟就在旁边看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居然没有一个上来劝架的

  万重山连忙认错:“师父,是我不好”

  “跟你没关系,问题出在他身上”

  “虽然他没照词说,可是一开始的时候,效果还很好,问题出在我身上,要不是我忘词儿了,本来应该可以完满结束的”

  常德惠稍微平息了怒气,看着万重山道:“哦,那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评价自己的这个搭档”

  “虽然袁明义没有照词说,可是,赞、疑、吐、惊、连、猜、楔、支,他基本都做到了开始,他对我表示不信任,说我不是文人的时候,用了很好的‘疑’的表情”

  见常德惠没有反对,重山继续说:“然后,他主动把对联先说出去,其实就是‘连’,把两个段落搭连在了一起还有‘楔’,那段,观众都笑了,就是因为太出人意表了,所以,起到了‘楔’的效果”

  常德惠笑了:“你倒是很会替人着想这么说你愿意一个人承担这个”

  “是,全在我,与师兄无关”万重山道

  “做错了事,是要遭受惩罚的”常德惠淡淡地说道

  “是,我愿意承担后果”

  “好,赵清霞,你看着他,‘莽撞人’抄写一百遍,背诵一百遍,不完成,不许吃饭,更不许回家你要认真看着他,不许徇私”

  “是,师父”赵清霞也是常德惠的徒弟之一,名字很秀气,像个女孩子,但其实却是个堂堂男子汉,只是长得比较瘦小,而且比较媚气,以演绎女声闻名

  众人都散了,袁明义临走的时候,捂着脸,轻声对万重山说:“哼,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感恩戴德这个地方,我算是不想呆下去了”

  共 25567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作为中华文化瑰宝的相声艺术,在现代生活快节奏下,在人们的文化生活观念不断发生变化的今天,其传承和弘扬令人堪忧小说选取这一老少皆宜,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体裁,编撰成故事,着实引人入胜一个人对理想的追求,不因铜臭诱惑而改变,不因生活处境而改变,不因坎坷历难而改变故事贴近生活,情节简洁而贴近现实,人物性格各异,通过简单的对白和故事紧密相连,励志和怡情相间,语言朴实,增添了文章的可读性【:山泉】【江山部精品推荐】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快速心律失常表现
棉柔护理垫哪种好
灯盏花的产地是什么地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