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返埃德加 第五十一章 各自的道路(五)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5:59

重返埃德加 第五十一章 各自的道路(五)

曾经是德鲁伊训练和聚会的场所的树顶已经被改造成了正式的议事厅,装饰华丽的精灵风格,让林克产生了一种记忆出错的感觉。

屏退了无关紧要的人员,宽敞的议事厅里只留下一些颇具身份的精灵与森林住民。在象征性地寒暄了几句后,林克迅速切入主题:“坏消息是人类与自然同盟的联军彻底溃败后,临时当任摄政的科尔克王族因为代理家主的堕落,已被晨曦教派撤销其代理的一切职务,人类王国也因此更加的混乱。好消息是在我的斡旋下,霍恩海姆、晨曦教派、木精灵都再次缔结了反亡灵同盟。同时加入的还有混乱阵营的兽人、夜精灵。马利克、弗拉杰德都明确的表示过,要终结希克斯过度膨胀的野心,毕竟它的行径已经威胁到了神国,让同为神灵的他们也很不安。”

相比林克带来的消息,他的行径更加让听者震惊。

德鲁伊和精灵窃窃私语,这位自然之子竟然直呼神灵之名?!

坐在王位上的伊瑞斯支着下巴,神色迷离,不知在想什么。暂代地之自然之子的元素领主赫尔眉头紧皱,表情却已没有刚才那么难看。

起止是比预想的好不了多少,这简直就是大逆转好吧!

本以为,事情会糟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赫尔审视着距离自己不远、漂浮在半空滔滔不绝地为众人介绍现今局势的异界织命者。虽说成为自然之子后就与原先种族没有关系了,但他毕竟是人类出身,又这么年轻……柱为何要特地从异界弄一个人类过来,就算要找,埃德加多的是,又何必……

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一晃而过。

这个特地从异界找来的自然之子。该不会是……

“你和霜寒是来自同一个世界吧?”

赫尔不大的嗓音让议事厅顿时安静下来,林克微顿,坦然地承认。

“没错。”

议事厅一片哗然,这位新的自然之子竟然和巫妖王霜寒来自同一世界!

“你们甚至可以这样认为,我是柱为了对付霜寒特地找来的。”

赫尔面色不渝地讥讽:“口气好大啊。”

他与一般的自然之子不同,不但年岁久。更是风元素领主。本来脾气就暴,对林克的人类出身意见非常大,林克过度自信的态度着实令他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爆发了。

“我身上充沛、纯正的神力就是最好的说明。”林克摊手,这是实话,若不是得到柱的充分信任

,也不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赫尔阴沉着脸坐下,心里明白对方说的是实话。

不但神力充沛,还是双重化身,柱已经许多年没有降下如此高规格的恩赐了。

想我当任了近千年的自然之子。本身又是元素领主,也只是一重化身,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有什么能耐,竟然让柱如此看中他?

觉察到老友情绪的失控,一直在沉思的伊瑞斯不得不站出来缓和气氛。

“那么,您到这里来,是风之柱与火之柱的意思吗?”

林克的沉默让伊瑞斯和赫尔都十分差异,他们本以为会听到肯定的答案。

“并非我本意。我想……应该是柱的意思。”林克有些犹豫,究竟该不该把自己的魂体忽然被抽离的事情说出来。虽说为了更好的行使柱的力量。自然之子的躯壳大多是由纯粹的神力凝结而成,但这里是物质界,以魂体呈现太过反常。

伊瑞斯和赫尔对视一眼,他们既是相识多年的朋友,又是配合默契的战斗搭档,都明白对方此刻的想法。

算不上说谎。但这名自然之子有所保留却是事实。

“既是柱的意思,那么……”伊瑞斯起身,向林克做了一个代表友好的邀请动作,“我代表所有辉光精灵欢迎您的到来,柱的使徒。”

林克有些恍惚。曾经。也有一个精灵做了同样的动作,说了同样的话。

在他看来,那些都只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时间却已经匆匆流逝了四十年。

当真是……物是人非。

明知梦中幻境只是依托于真人模拟出来的幻象,明知他所经历的是柱操控的化身,依然没法抑制内心强烈的情感。

伊瑞斯、赫尔,影响他至深的两个人物,如果不是他们,他未必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视线投向地之柱,林克抛开个人情绪,“伊索尔怎么样了?”

才轻松了没多久的气氛再次凝重。

伊瑞斯长叹一声,“比你看到得要糟得多。”

狂化也只是减缓侵蚀的速度,并不能阻止。柱本身已和埃德加融合,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会直观地反射给物质界。伊索尔是地元素之神,象征着生命,它的紊乱,让结界内的生物迅速枯萎。

“包括我们在内,跟行尸走肉已经没有太大区别。”

伊瑞斯的话让林克惊呼:“怎么会?我明明能感受到你们的生命力,虽然微弱,但确实还活着。”

精灵王苦笑,“那也仅仅是还活着……”

“腐蚀越来越严重,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与当年的纳迦一样变成堕落德鲁伊。虽然不想承认,但从外面进来的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这话从赫尔口中说出,足可见结界内的状况已经恶化到什么程度。

看着那两张写满愁苦的面容,林克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怪不得柱会直接把我弄到这儿来,事情已经发展到快要失控的境地了。

伊瑞斯去掉敬语,以更贴近的语气询问。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直视着对方,林克毫不犹豫地报出了真名。

“林克。”

**********************************************************************

同一时刻,位于南炎洲腹地的火之柱的守护之地,气氛却没有这么平和。紧张得一触即发。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林克的魂体依然没有回到柱的神力凝聚的‘**’。

多伊尔一刻不离地监视着暂时操控空壳的罗蕾莱,就怕这位前女神拿林克的身体乱来。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蛛的情报一直未能延伸进南炎洲,导致了如此重要的变故也未能第一时间传递出去。

阿萨倒是想走。只可惜平日里就格外留意的内厄姆似觉察到了他的意图,不由分说,直接将他绑在帐篷里,还派了四个兽人轮流看守。

身上被黎明骑士下了具有追踪功能的神术,跑多远都无法消除,影贼不得不放弃开溜的念头,只好每日坐在帐篷里胡思乱想。

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多伊尔,内厄姆劝说她不要绷太紧。

“有些事,不是你不想发生。就不会发生的。这一点,你有切身的体会。”

多伊尔只是瞥了他一眼,并不作答,依然执拗地盯着与萨满对峙的罗蕾莱。

罗戈举起了特地命人找来的计时沙漏,代表时间的沙粒已经被反复倒置了四次,“灵魂离体已经超过一天,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还没等恼怒的多伊尔有所表示,罗蕾莱已经开腔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做不了主,弗拉杰德。出来!”

伴随着萨满的抽气声,罗戈的气势陡然一变,浓重的神息压得大帐里的所有兽人呼吸一窒。

“已经不是神灵了,脾气却丝毫未变。”老兽人的嗓音变得十分古怪,像是有几个人在同时说话。他的影子映射在帐篷上,显现出的却是四个龙头。

属于林克的脸陡然变色。连声音也有些发颤。

“迪亚摩斯……”

“你还没有直呼我名字的力量,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这样的变故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内厄姆刚召出光刃。就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击飞,硬生生砸断一根比人还粗的梁柱,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半天也没见起身。

多伊尔悚然回头,既难以置信,又不知该怎么办。

无论是弗拉杰德还是迪亚摩斯,都与她有着直接的血缘联系,以她现在的力量都对付不了。以前几次碰面是有林克的帮忙才勉强挺过,这一次……

“哎呀,这可不好办了呢。对抗希克斯至关重要的一环缺失了……”又一位神灵莅临了,若林克在场,铁定会认出这正是已经和他结盟并更换了阵营的阴影之神马利克。

最初的惊慌过去,罗蕾莱恢复原本冷若冰霜的表情。

在物质界,神灵使不出全部的力量,一旦神临的肉身崩溃,魂体便只能返回外层星界。和几乎能与柱比肩的迪亚摩斯相比,马利克的力量完全可以不计数,只要能熬过最初的几次攻击……

罗蕾莱还在盘算如何能从万魔之王的手下逃生,陆续降下的神灵彻底封死了她的希望。

借萨满之躯,几乎整个混乱阵营能排得上名号的神都来了。曾经,她也属于它们当中的一员,在她还是魔法女神的时候。

可迪亚摩斯看都没看罗蕾莱,视线直接越过她,落在了多伊尔身上。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我的子嗣,这是你的最后机会。”

被威压死死压制的多伊尔只能无助地在心里呼喊已经一天没有任何回应的名字。

林克。(未完待续。。)

ps:老毛病犯了,休息了几天……

衡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石家庄治疗阴道炎方法
昭通治疗牛皮癣医院
衡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石家庄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