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给我顶住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3:55
摘要:毕业,我和其他19个学员兵一起分到那个山沟,山沟里有榛子、野兔、蘑菇,就是缺人。我们这些人一来,几乎给这个独立处新增了三分之一的国防绿。 毕业,我和其他19个学员兵一起分到那个山沟,山沟里有榛子、野兔、蘑菇,就是缺人。我们这些人一来,几乎给这个独立处新增了三分之一的国防绿。
火车站距离部队20公里,那时候几乎没有出租车,也就是说,进了这个“村”,没啥事你就别想出去了。
部队显然并没做好接受这么多人的准备,情急之下,只好腾出几间类似大通铺的仓库来接待我们,有一间屋子甚至住了8个人。半夜里,先是睡不着觉的人开展聊天大会,后来是蚊虫大合唱,紧接着的是咬牙、放屁,打呼噜,最后登场的是附近机场的夜航训练。听完了这些,天几乎放亮了,科长就会进来,找几个人到500米以外的地方挑水,再倒入宿舍的几个水缸里,这就是我们一天的洗漱、吃喝用水。
据说这地方食堂伙食也因为我们的到来而降低了档次,由原来的豆腐白菜变成了白菜豆腐。一个颠倒,据说豆腐少了不少,继而引起许多爱吃豆腐的领导和群众强烈不满。可我们也没办法,山沟里我们也不愿意来,所以就互相将就着吧。

其实部队领导最不“待见”的还是我们四个“门子兵”,历史把我们几个人推到了部队最后一批“内招”生的风口浪尖上。由于我们四个人上军校,不是参加全国统一考试招生、而是由部队内部子女PK产生,所以一般被认为素质差、管不了、留不住。
事情也不完全如此,就拿考试来说,军区政治机关内部子女共40名应届毕业生竞争4个位置,选升率10取1,难度远远大于当年全国高考的4取1。而且就说在军校的成绩,我们四个人前五名两个,4个人都在前八名里,一个是班长,一个班副,都以身作则着呢,应该算可以了。所以根本谈不上素质低,管不了。至于能不能留住,那是后话,暂且打住不谈。
我到部队不多天就开始失眠,继而神经衰弱然后扁桃体发炎伴着低烧。实习一个月的时间里,病情时好时坏,使得大伙一会儿看到我大热天的穿着毛衣毛裤在卫生所打吊瓶,一会儿又看到我在足球场上奋力奔跑。有人开始说我:“不能出操能踢球,不能实习能溜达”,反正一个“吊兵”形象就这么扣到我头上了。实习结束,我考了个倒数第一。这下子新单位的人没几个不认识我的了,也算出名了。

这件事对我个人来讲还真没当回事,心说,我是一直病着没怎么参加实习才得到这成绩的,上了班,努力努力就赶上了。
可别人不这么想,大家像是早已司空见惯、意料之中般看待这件事,特搞笑的是,几个科长居然为了不让我去他们的科室,打起了太极拳、踢上了足球。张科长“防守”能力太差,没挡住我这个“大皮球”,只好不情愿地把我领回科里。为了宽慰自己,张科长逢人便说:“无所谓,反正早晚他也要走。”
上了班,感觉不爽,我跟的那个李师傅特傲气,也不知道牛什么劲,仗着自己工作时间长、资历老,经常耍“大牌”,用我们学员就像使唤孙子,不是让这个给他削铅笔、就是让那个给他倒茶水。操作的时候也不告诉大家要领,就把大家晾在一边,让我们自己领悟。对大家的疑问,他经常用“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来应付,可我看他是故意隐藏,不愿意交给我们。我跟了几天,觉得这套工作程序并不复杂,较真劲上来,我就在大家都休息的时候,自己上机实习,搞了几遍以后,我觉得我操作的速度绝对不会比师傅差,于是心里有了底。“我还真聪明!”我不禁暗自夸了下自己。
其后的一天,李师傅因为科长批评他带的学员组进度太慢,回来拿我们撒气,数落我们当中的一个学员:“笨蛋都是被你笨死的!”那学员本来就内向性格,被他一说,立马就哭了。我当时就不乐意了,质问他“你教我们什么了?除了年龄大,有什么地方值得我们佩服的?”他反而对我冷笑着说:“我再没能耐也考不了倒数第一!”我一听,火“腾”地上来了,问他,敢不敢和我比试比试操作速度?他用满脸不屑结合认为我疯了的神态看着我,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切!”
比试结果,整套操作我58秒,他一分钟。所有在场新同志、老同志都晕了,继而在新同志群里爆发出雷鸣般掌声;老同志先是不相信地看着我,随后,可能也是为李师傅感到不好意思,很多人悄悄地退了出去。这时候的李师傅满脸流汗,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个别没走的老同志想给李师傅一个台阶,就过来说:都散了吧,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人都有失误,这不算什么,新同志不要会了点东西就把尾巴翘到天上了!
我只想“教育”下李师傅,并没想把事情搞大,没想到李师傅见有人帮腔,突然嚷嚷道:人家是干部子弟,多牛逼啊,瞎猫碰上一回死耗子,师傅都不放在眼里了!
我强压着怒气,我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我当时怎么会那么镇静,一步跨到他眼前说:都是革命同志,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如果你觉得刚刚是碰巧,如果你感到不服气,咱俩再比试比试!别总在嘴皮子上耍功夫!
“比!比!”新学员一看我底气十足,大声加油。
“老李拿出真本事给这帮小子看看,省得他们不知道天高地厚.!”
“比就比!”老李发狠了。
开机、搜索、调整、辨别、判断、确认、目标锁定……56秒,回头看,李师傅已经崩溃,一边气急败坏地敲打着身边的机器,一边愤恨地骂着:偏偏这时候机器潮湿,和老子作对!
有学员提醒:刚刚人家用的就是你现在的机器。
众人哄堂大笑。
我又出名了,不过这次虽然我以正面形象出现,但因为带着大伙儿炒了师傅的鱿鱼,我从“吊兵”又变成了“刺头兵”。

“门子兵”中的三个人要走了,一个回家治病,一个上学深造,还有一个被借调,其实这都是借口,目的只有一个,回家,回大城市,进大机关。我送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等车。
他们安慰我,说回家一定作通我父母的工作,把我也调回去。我了解我父亲,强硬派加古董派,他决不会去“走后门”把我调走的。“没希望的,你们别去好吗?”说着,我哭了,我还说,“我不是舍不得你们走,而是你们走了以后,这里再没有部队大院的孩子了,我一个人,太孤单!”他们听完也哭了……
我偷偷地跟着他们三个人回家了,我也想调回去,我要自己去劝老爸。
晚上9点溜进家门,把老妈吓了一大跳,他们根本没想到。妈看着我又黑又瘦的样子,攥着我的手就不松开。爸看穿一切地问我“大半夜的回来干什么?”我就把想调动回来的想法和他说了。他听后勃然大怒,连着骂我“逃兵!混蛋!军法从事!滚回去,我们家没你这样的孩子!”
我早就预料他会那样,因此并不惊讶,我冷笑地看着他,对他说:“别人的父亲也是师职干部,水平思想不比你差,人家的孩子不也都回来了?你不认我这儿子,我也没有你这个爹。我不沾你的光,我以后就算是立功受奖也与你无关!”
“永远甭想让我成为你的骄傲,永远甭想让我去完成你没完成的事业,你儿子死了!”我是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的,说完就往门外走。老妈和姐姐拦在门口,哭了,拽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闪开!”我大吼一声,生平第一次吼出了军人的嗓音。
爸也在喊:有能耐凭本事回来!
我离开时,冷风寒星,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城市的空气,倔强的发誓:不再回家!

我回到部队的时候是第二天凌晨2点,整个部队找我都快翻天了,大部分人猜测到我是跑回家了,可我只轻描淡写地说“送战友喝多了,回来睡在路边了。”
科长又是担心又是激动还有些释然,一个劲地说“没出大事就好,没出大事就好。”我知道他怕我出事,更怕我出事连累他。为了稳定我,他找我谈话,中心思想是让我安心工作,就算是要调走,也别惹麻烦。
“我不走了,而且以后也不给你惹麻烦,我要参加军区大比武!”科长好像看到了百年不遇的彗星一般、不相信地瞪着我,“这个要经过选拔,要不你自己和处领导说说?”我一听就急了,大声说:“我不是想走后门,我要凭自己的实力!”
科长忙说“那当然好,那当然好!”可我从他眼神里看出,他一定认为我疯了,不管是我的资历,还是我生病时候的成绩,都不由得他不认为我在痴人说梦。可他也忘了,我在校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我前些日子还造反收拾了师傅,他更不能了解的是:我已经被老爸逼到绝路了!

参加选拔总体来说比较容易,我没太费力气就进入了10人大名单。但关键还要看随后的三个月里,谁能通过不断地学习、训练、淘汰,最终选出三人参加军区比武。
于是,为了提高外语听力,我和所有死记硬背的人一样,满兜里揣着的都是外语单词纸条,有空就拿出来背。白天背过的单词,临睡前再重新背一次,一旦发现有记得不牢固的,就睁大眼睛再背几十遍,还是背不住的,就打开手电筒,找到那几个单词再记一次;为了提高计算机水平,获得比其他竞争者更多的知识,我积极地向计算机教员靠拢,主动找他喝点小酒、帮他接送孩子、打扫卫生,时间一长,感情自然上来了,这位大哥没事就帮我开点小灶,让俺一下子就“领先一步”;机务维修的教员是球场上球友,对俺的球技佩服得五体投地,自从给我当了教员,这小子一下子找到了被崇拜的感觉,在我多次的错愕中、逼着我把机器拆了装,装了拆,并且经常在我出错的时候对我恶语相向,就像我在球场上带球屡次突破他时留给他的“嘲笑”。他说:可抓住报复你的机会了,不能便宜了你小子!当时,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没工作了,就凭维修电器,也能给自己挣口饭吃。
在这样一个月的关爱和“折磨”下,我的综合成绩突飞猛进,已经把其他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拉开了档次,较早地奠定了“种子选手”的地位。处政委为了防止我骄傲自满,特意一展墨宝,为我写下“不舍昼夜”四个大字来激励我,那字写得真不是吹的,什么叫虬劲有力,什么叫龙飞凤舞,都融汇在这四个字里。到底是书法世家出身,把书法演绎得如此大气,磅礴、富有神韵,令人看罢 澎湃并对“奋斗”这两个字充满强烈向往。

春节前,名单确定下来了,我和其他两个人最终被留了下来、春节阶段作最后冲刺,正月18参加军区比武。
很多人开始离开部队回家探亲,军营里显得有些冷清。想想从上次离家,我已经半年没回去了。我回不去家了,也说过不再回去,我想,也许不惦记别人的生活更加自由。
自我走后,妈常来信,我只是收到三、四封的时候才象征性地回一次,信里除了“你身体好吗?”“我一切都好”这样的闲言碎语,别不多说,也不多问。姐姐沉不住气,打电话质问我:是不是不要这个家了?是不是连姐姐也不认了?我记得,我当时嘴角浮现出报复性的微笑,和姐说:没你什么事,别跟着起哄。通过这个信息,我分析出这样一个情报:老爸想我了,他着急了!
我对家庭的冷淡却极大地激发起家人对我想念,烟酒糖茶等慰问品不断地从家里寄到部队,我也乐得和战友们一起没心没肺地享用,甚至孩子般地想:哼,现在知道想我了,当初怎么骂我“滚”的,晚了,不领情!只要那个老头子一天不认错,我就把“冷战”进行到底!

我还知道他们偷偷给我们科长打电话,询问我的工作生活情况,我也知道老爸的战友“顺便”到单位“打听”过我,远远地“看”了我一次,但我都装不知道。只是有一次,我在发货单上看到了爸爸的字体,我一下愣住了,心,被狠狠地揪住,撕扯着,百感交集。
爸,你输了!你终于想我了……
我没那么容易被“老头子”的温情所化解,也没那么容易原谅他,我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靠自己的出色成绩调回大机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不靠你,我一样能行!

三十晚上是科长和我们一起过的,我们在一起包饺子、喝酒,喝到高兴,他还把自己预备送给老爸的茅台酒也打开给我们喝了。他说:“没办法,为了和你们一起训练,我也回不去了,这瓶酒就当是为你们提前庆功了!”我们也喝多了,嗷嗷大喊:决不辜负领导希望!

其实科长这人除了“胆”小、怕惹事以外,真是个好科长。科里的技术骨干老赵想转业,处里不同意,他就闹意见,整天穿得邋邋遢遢、不出操、装病,把自己弄成一幅破罐子破摔的倒霉像,那意思是告诉组织:你们不让我走,我也不好好干!处领导发话:再装孙子,就给他处分!
科长最“怕”自己科里出事了,为了安抚他,成天围着他转。他衣服脏了,科长拿去洗;皮鞋弄得一层灰,科长给他擦。老李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偷偷把那双皮鞋扔进了垃圾堆。可第二天,一推开门,就见科长把上好油的皮鞋又拿了回来。“嘿嘿,挺新的皮鞋,打打油还能穿,你看我给收拾出来了。”老李当时差点晕倒,带着哭腔地说:科长,你这是何苦呢,为我值得吗?咱不带用“苦肉计”的,我不走了还不行吗?!科长一听,愁眉苦脸的脸立刻就笑开了花,连忙说到:你不走了?真不走了?想开了?哎呀,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要是你因为转业闹出点什么事,处领导还真得收拾我!没说的,为了感谢你,晚上我请你喝酒!

共 1016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编辑:轩辕古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2 楼 文友: 2008-12-25 1 :15: 0 一个军人的故事,在作者巧妙的叙述里,我们看到两代倔强的军人。父亲和科长的倔强来自一种爱,一种大爱,对军队对国家。而“我”的倔强最初只是来自一种“报复”,可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情绪里自己的成长,这是小说的主题,人总是有情绪的敌对的也好,友善的也罢,但是我们都要认真的对待这些情绪,这样可以更好的审视自己,也更清楚的审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在审视中成长。 一个爱写字的全职妈妈,用文字告诉你一个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楼 文友: 2008-12-25 1 :2 : 8 谢谢轩辕古城的点评及编辑,文字的内容大部分和我自身以及身边的军人有关,我也很想表达出那种纯真的热爱,也再次感谢您对军人的理解。
4 楼 文友: 2008-12-25 1 :49:51 纵然前路风雨雷霆,纵然生活圪坷艰辛,昂首阔步,勇往直前,这就是军人,这就是军魂,这就是我们心中最神圣、最伟大、最可爱的人。抚摸金灿灿的军功章,它凝聚着父亲——这位革命先辈、优秀战士对党、对人民一腔热血、无限忠诚的浩然正气;闪烁着科长奉献军营、无怨无悔的博大胸襟与一个军人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浸透着一个初出茅庐的绿色军人的顽强毅力和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小说以生动细腻的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典型个性的人物,逼真饱满的深情,讴歌了老中青三代军人的瑰丽军魂,读来感人至深,回味无穷哦!问好老师! 喜欢用文字复制生命足迹,喜欢陶醉于浪漫心路,喜欢在与文友分享多彩岁月。
5 楼 文友: 2008-12-25 19:49: 8 来看过了。写的很真很感人。体现了当代军人的风貌。细节之处让人动容。不过有些不明白的是,故事由于加入了科长的部分,所以弱化了主体。其实科长的故事倒是可以独立写一篇的。个人见解,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问好花香。 行走在路上的虫子。
6 楼 文友: 2008-12-25 21:26:49 虫子,你说的有道理,然后,我也好好想想,以后写东西时多加注意。当时写的时候,并不是想“我”写一个人,而是想通过“我”、“父亲”、“科长”来说明三代军人,虽然时代变化,虽然动机不同,但不改依然是爱国,爱军习武的情怀。谢谢虫子。
7 楼 文友: 2008-12-25 21: 7:47 支持花香,支持军人。嘿嘿 不管我坠入怎样的一个无缘,都要给我透明的羽翼,如果佛前也冷,它可以做我永久的披肩。
8 楼 文友: 2008-12-26 15:07:19 小说语言朴实,人物朴实,叙述“我”在军营磨练的历程。以“我”串连诸多情节,如父亲,科长,我,让读者领略军人的风采。小说以《给我顶住》为题,而重墨于科长或其他情节,让小说偏离了以“我”为中心。虽然没有高潮,情节的冲突,但同样感染着读者。总之,与上一篇相比,在写作上略显逊色了。 一个行走在梦中之人,喜欢从文字中寻找乐趣。
9 楼 文友: 2008-12-26 18:57:04 谢谢槐花乡人的点评,重新看过,在认真琢磨。觉得一个文字发出来,首先要对得起阅读者,对自己也是一次提高。所以应该说喜欢看后面的评语,很多时候当局者迷,不吸取经验,自我欣赏,写到最后最终可能还是没提高。再次感谢您的提示,我会加油。
10 楼 文友: 2008-12-26 20:19:52 发表评论ID: 游客 发表时间:2008-12-26 20:17: 4
评论内容:
小说的叙述时简时详,语言通俗易懂,故事极入人心。部队里部队外的场景和事件都是那样地生动活跃,作者以平叙手法将故事一一串连,可取。但是,在此篇小说中,作者除了给读者呈现出一些部队的生活和趣事之外,其他的更深一点的主题似乎很难找到。另外,小说艺术性略微淡了些,悬念设置欠缺,主题思想并不是很明确,力度太过于均匀没有波折感。总体不错,结尾尤佳!
(忘记登录,重新发一个)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宝宝眼屎多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积食怎么办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